薄荷牙医南哲:为闲置诊所匹配医生资源

2019-11-08 15:26 健康养生 102

原标题:薄荷牙医南哲:为闲置诊所匹配医生资源

薄荷牙医南哲:为闲置诊所匹配医生资源

南哲

创始人

北京大学医学部首批八年制医学博士,连续创业者,曾在北大口腔医院、北京口腔医院工作多年,积累了一批优秀的口腔医生资源,具有12年齿科经验;核心管理团队来自华为,中兴,宝洁,网易等人才基地。

薄荷牙医是北大口腔和北京口腔优秀牙医为主体的三甲医院口腔集团和资深互联网人组成的移动医疗创业团队,旨在解决公立医院挂号难,私营诊所问诊贵的市场痛点,为用户提供专业、优质的口腔医疗服务。

薄荷牙医南哲:为闲置诊所匹配医生资源

从医十年求改变

南哲迈着酸僵的腿从复苏室里走了出来。这双腿在病房从早上8点半站到晚上10点半,已有些不听使唤。

这是2008年的平安夜。管热水的小伙子已经和女朋友过节去了,南哲只得冲了个冷水澡,随便扒拉了几口凉盒饭。走过走廊的他,看着窗外两三星火,突然有点质疑自己的人生。“我可以靠自己的情怀、热爱学这个专业。然而在这个环境即使累死,每天所能影响、改变的人,也很有限。”

再三考虑,南哲选择从病房转到急诊。

在北京口腔医院的急诊科,南哲在临床、科研、教学等方面均有涉及,尤其是组织外伤培训令其颇有成就感:“规范化之后,同事们能干得更多,让更多病人在第一时间得到有效处置。”

然而老问题依旧困扰着他:在上班几个小时内做这点事情,能改变的依旧很有限。“要想有所作为,一定要把真正的医疗资源调动起来。在现有体制下,想去折腾改变的空间太小。

2013年,过完30岁生日的南哲尝试开了一间齿科门诊,全部由医生兼职参与。此外,他还被朋友“忽悠”着参与了一个互联网医疗的创业项目。

此番创业经历打开了南哲的眼界,认知也随之产生变化,他萌生了用互联网的思维、方式来改造传统行业的想法。“一开始认为互联网只是术,后来觉得是道,不仅仅是生产工具,而是生产力,对各个传统行业的生产关系进行根本的变革。”

现阶段,尽管我国的牙科商业化程度较高,但口腔市场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一个显著的问题是:尽管满大街私立口腔机构开得飞快,每年口腔医生的增长率却只有2.5%,远低于前者。

优质医疗资源异常稀缺。

南哲对此深有体会。他曾在北大口腔医院、北京口腔医院工作过,往往每天傍晚下班时门口已经排起了第二天的长队。“有从外地来的,搬着小板凳,排一宿挂个号就为了看个牙。

对此,他很是感慨:“太苦了。本来是理所应当的事,却必须付出很大的成本。”对于老百姓而言,选择公立医院意味着时间成本,选择私立诊所则意味着健康(风险)成本。

政策红利给口腔的供给侧改革带来了机会。2015年1月1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了《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对多点执业的医师明确提出如下硬性条件:允许临床、口腔和中医类别医师多点执业。通过放宽条件、简化程序,优化政策环境,鼓励医师到基层、边远地区、医疗资源稀缺地区和其他有需求的医疗机构多点执业。

和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新政将过去要求“由取得第一执业地点的书面同意”,改为“取得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同意”,即向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履行知情报备手续,不再需要就职医院的审批即可开展多点执业,同时取消医师多点执业医疗机构的数量限制。

十余年的从业经历为南哲积累了丰富的资源。“政府鼓励多点执业,可以将三甲医院医生多余的时间利用起来。”

医生多点执业匹配线下闲置诊所

2015年底,南哲辞职筹备项目。他和团队一起,调研了北京四五百家私立诊所,结果发现九成以上的诊所处于空置、亏损状态,没有医生,也没有病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能更糟糕了”。南哲认为,产生问题的原因在于诊所缺乏优质医生,难以树立口碑建立信任,吸引不到客户。“解决空置率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找到好的医生,增加供给的核心也在于医生。”

上一篇:更年期女性如何调整睡眠?8个方法有助睡眠。 下一篇:【扩散】张亘瑷:当心吹出“空调胳膊”“空调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