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苏莱曼尼是否有助特朗普连任?

2020-01-09 07:37 军事政务 69

苏莱曼尼作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旅"的指挥官,是伊朗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战时总统受益?
传统上,面对重大外交政策危机的美国总统通常都会有所受益,至少短期内支持率会上涨。

这就是所谓的“聚旗效应”。1991年海湾战争提升了老布什的人气;911恐怖袭击以及随后美军轰炸阿富汗让小布什的支持率创下他任期的历史记录。

不过那都是大规模军事行动。“赌注”更低的时候,可见的政治收益——至少从选民支持率来看——更难判断。

2011年美国空袭利比亚期间,奥巴马的支持率没有变化;美国导弹袭击使用化学武器的叙利亚空军基地后,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是稍有上扬。即使如此,现在看来,也许那只是统计数字的正常浮动,特朗普的支持率一向基本稳定。

刺杀苏莱曼尼之后美国首次民调显示,公众对特朗普举措的看法严重两极化,他以往的许多政策也有同样的效果。

美国《赫芬顿邮报》调查显示,支持特朗普下令击毙苏莱曼尼的美国人(43%)稍稍多于反对派(38%),但支持者同时表示,担忧总统的决策过程、担忧可能引发的后果。

除非美国取得辉煌的军事胜利或者陷入长期的血腥冲突,美国人对特朗普这位总统的看法最终可能不会有太大变化。


前总统小布什在美国入侵伊拉克几个星期后宣布“使命完成”
共和党“齐心”

不过,特朗普仍然有可能通过把自己的支持者发动、团结起来,从美伊关系最新发展中受益,就像之前他也曾从其他争议性、煽动性决策中受益一样。

《赫芬顿邮报》同一项调查显示,83%的共和党人支持特朗普的空袭决定。同时,他的支持者纷纷出动,用刺杀作为刺激政治对手的最新武器。

保守的搞笑网站Babylon Bee嘲讽说,民主党人要把美国国旗降半旗哀悼苏莱曼尼之死。

中东突变或许也可以帮助特朗普把国人的注意力从他面对的弹劾案转移开来。从特朗普所发推特来看,至少他本人也在考虑弹劾问题。比如这一则推文:“在这一历史时刻,我日理万机,把时间浪费在政治闹剧上,悲哀。”

图片版权 @realDonaldTrump@REALDONALDTRUMP
民主党分歧
从民主党一方来看,刺杀苏莱曼尼可能再次给党内的反战派系加油。自从伊拉克战争以来,反战派一直没有明显大举动。

总统候选人领跑者之一桑德斯第一时间展现自己的“和平”记录。他在一则推文中写道:“越南,我对了;伊拉克,我对了。我会尽己所能防止伊朗战争。”


另一位候选人、夏威夷州众议员图尔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之前一直反对她所说的共和、民主两党共同主张的“政权更替战争”,此次她说,刺杀苏莱曼尼是违背美国宪法的“战争行为”。

此类观点和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存在明显反差,他们谴责苏莱曼尼支持针对美军的代理战争,但同时也提出质疑、并且批评特朗普的举措不明智。

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长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说,“严重质疑决策过程,严重质疑我们是否有准备应对后果”;沃伦称苏莱曼尼是“谋杀犯”;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克罗布查(Amy Klobuchar)担心美国在中东军队的安全。

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则把准星对准桑德斯,他批评桑德斯把美国的空袭称作“暗杀”,并说“那家伙手上沾满了美国人的鲜血......谁也不会认为我们干掉他是做了错事”。

竞选备战过程中,围绕医保话题民主党内已经屡次显现分歧。如果伊朗危机继续升温,是否动用武力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导致党内分裂的议题。

美国空袭后华盛顿出现反战游行
拜登的窘境
拜登长期被看作民主党候选人的领头羊、特朗普大选中的主要对手。《赫芬顿邮报》的民意调查或许会让他舒口气。

民主党/亲民主党人当中62%表示,在伊朗问题上“信任”拜登,这一数字远远超过桑德斯和沃伦。

考虑到拜登长期主政外交——8年任副总统、长期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这或许并不令人吃惊。

但是,过往记录可能也是双刃剑。现在的中东局势将让美国人再次关注拜登2003年对伊拉克战争的支持以及之后他对自己立场含糊不清的解释。

上一篇:使馆事件爆发后,美国宣布向伊拉克增兵,伊朗:理智些 下一篇:南海今天最新军事新闻 南海今天最新军事新闻,从而引起战略界和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