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毛泽东军事思想使中国兵学理论进入新时代

2020-05-15 09:10 军事政务 108

原标题:军报:毛泽东军事思想使中国兵学理论进入新时代

  2、东西方国家由于经济技术发展和历史文化背景不同,军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军事理论的创造也各具千秋

  军事文化之根,深植民族文化之中,在历史传承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不同民族的行为准则和处世方法。

  一位名叫福斯特的美国人,曾撰文谈及“东西文明的哲学思考”。文中列举了他在我国某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的一件事:一天,福斯特的办公室飞进来一只鸽子,他积极主动地去轰赶鸽子,企图很快把鸽子逐出窗外,可是鸽子总是在屋里飞来飞去。福斯特给大楼管理人员打电话,要求他们设法把鸽子赶出办公室。待他打完电话后,发现鸽子已经自觉飞出去了。原来是他的同事在窗口放了些面包屑,吸引了鸽子。福斯特由此领悟到“东西方哲学的不同”。

  其实,东西方国家由于经济技术发展和历史文化背景不同,军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军事理论的创造也各具千秋。

  国际象棋,堪称西方军事文化的符号;围棋,代表东方军事文化的符号。

  评论家指出,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是以代表东方文化的围棋下法,充分发挥了战略家的创造性。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战略思维,则是按国际象棋的思维进行战略博弈。

  1997年,IBM的超级计算机“深蓝”,击败了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然而,在IBM的庆祝会上,“深蓝”的设计者却承认,在围棋方面,他们设计的程序可能连中等水平的职业棋手都赢不了。善弈者谋势,这是围棋思维的高明之处。所谓“势”,一般指棋盘上具有向外辐射性的重要点位,以及由这些点位构成的有利格局。它通常和国际象棋中“实地”概念相对,“实地”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利益和眼前实惠,而“势”则正好相反,它看不见,但是通过作“势”,也可以在将来转化为更可观的利益。在当今世界格局中,无疑美国占的“实地”最多。但是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应当着重于“布势”。

  一位棋手告诉笔者:在国际象棋中,焦点是“王”。所有的行动都是围绕着如何吃掉对方的“王”这一目标。为此,国际象棋选手总会试图消灭对方的“后”“马”等有分量的棋子。这也就是克劳塞维茨所说的“战略重心”,或约米尼所说的“决定性的转折点”。而在围棋中,对弈双方要始终把握全局。因此,不断攻击对手的战略才是围棋的重点。

  评论家进一步从文化角度阐述东西方战略艺术:带有浓厚美国特色的橄榄球运动,具有激烈冲撞的显著特征。诚如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所言,美国的竞争心理与美式橄榄球密不可分。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指挥官还把对巴格达市中心的突击称为“红区行动”。用大卫·米基南中将的话说,“红区”这个词,就意味着进入20码线后,带球会很困难,这时就需要你发动连续而猛烈的进攻。相比之下,围棋中单项的进攻将很容易暴露自身的弱点。橄榄球的另一个特点是进攻与防守的鲜明区别,在不同状态时,所使用的队形和方式方法完全不同;而在中国的围棋中,进攻和防守是一个整体,而且随时转换。

  从方法论的角度讲,西方人所喜欢的国际象棋赛、橄榄球对抗,都是以实力为基础的刚性方法;中国的围棋是代表东方谋略的柔性方法。方法运用得好,能够以柔克刚。20世纪50年代,一位西方学者就写了一本书,名字就叫《毛泽东的围棋战略》。这本书从围棋的棋理进入,解读毛泽东军事思想,颇能反映东方兵学的特色。

  值得指出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西方民族想象力强、富于开拓,在理论的创造上也有一种不断探求“新大陆”的精神。在新技术革命的影响下,未来意识成了西方的一种社会意识,它无形中促使军人的眼光不断向前延伸。

上一篇:研究员:长征时毛泽东都用了哪些兵法计谋 下一篇:军网刊文用数学维度阐释毛泽东军事思想,孟良崮战役可分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