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条令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反映*(一九六一年四月十五日)

2020-05-15 09:11 军事政务 178

我军条令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反映*(一九六一年四月十五日)

 

       
 
 
 
 
 
 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著作文章    诗词作品    回忆怀念    历史瞬间    评论研究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我军条令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反映*(一九六一年四月十五日)  



    【字号 】【留言】【论坛】【】【】  

  我们验收条令〔1〕的工作今天结束。我只是从几个方面来讲一讲。第一,从军队建设方面来看我们的条令;第二,从国际水平上来看我们的条令。

  第一个问题,从建军方面来看我们的条令。这个问题,可以从历史上看,从发展上看,从我们目前需要上看。

  我军条令的产生,是以我为主思想的体现。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建军、作战都要以我为主。我们有几十年丰富的作战经验,在几十年作战中,我们锻炼出了一整套的全军共同承认的战法和全军共同承认的制度,这就是人民战争的战法和人民军队的制度。这一整套都是几十年来在毛泽东同志不断指导下发展起来的,是我军的光荣的传统。这个传统在我们脑子里头,特别是在高级干部脑子里头已经有了一个体系,并且不断地贯彻到我们的训练和作战中。可是胜利后一个短时间内,出现了一种不好的倾向,迷信外国的东西,不是以我为主地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而是不分先进与落后一齐照搬,不重视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后来纠正了这种倾向,认真地学习毛泽东思想,建军和作战都要以毛泽东思想为指针,以我们几十年来的经验作基础,换一句话说就是要以我为主。一九五八年毛主席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指示,要在一两年内编写出我军自己的条令。我们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即组织全军力量编写条令,各院校、部队也积极地编写自己的教材。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我们已经验收了第一批成品。这一批成品是在以毛泽东思想为指针、以我军经验作基础、以战略方针为依据、学习友军、研究敌人的指导思想下产生的,不仅总结了我们自己的经验,也学习了别人现代的东西,所以这些条令是体现了以我为主的思想的,尽管这些条令还不能看成十全十美。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过程,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只要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基础,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逐步上升。所以验收这一批条令是一件大事,解决了历史上多年来想解决的一个大问题,使部队训练和战备有了条令的依据。

  我们的条令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具体反映,反映了毛主席人民军队、人民战争的思想。几十年来,毛主席的东西多得很,光毛选就有四卷,还有没有选入选集的,如文件、电报、书信等等,东西丰富得很。要从这么丰富的文件当中,把毛泽东思想的普遍真理吸收起来,反映到我们的条令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我们的条令是否反映了呢?是否有遗漏呢?肯定是反映了,但不能说很完全。有些东西还没有完全反映出来,电报上的东西还没有搞下来,同时许多经济思想、政治思想也能应用到军事上来。我们的条令肯定还没有全面地体现毛主席的思想,可是我们工作要朝这个方向走,力求全面反映毛主席的思想,特别是军事思想。把他的普遍真理,把既可以用于过去、现在也可以用于未来的东西,完全集中地反映到我们条令里来。

  我们的条令,也是中国人民及其军队同国内外敌人打了几十年仗的经验的基本总结。这些经验虽然是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但在国际上具有普遍的意义。

  我们这本条令,是前一辈人向后一辈人交班的一个文件。打了几十年仗,有丰富的经验,装在脑子里头,可是一进棺材什么都没有了,这很可惜,对后代未作交代。人死是自然法则,人是从自然界来的,要回到自然界去,这是个规律,可是要有个交代。这个条令是具体交代的一个文件,是比较集中的一个文件。所以我们要继续努力,把它集中得更完全,交代得更好。

  从目前需要来看,对训练也好,备战也好,我们验收的条令是可以做为一个依据的。其次,各军种、兵种编写自己战斗条令的时候,也要以合同战斗概则为标兵。尽管它的内容写的还不够很完善,但是可以作为一个标兵。各军种、兵种编写的条令要同这本条令对起口来。这样各军种、兵种才能真正地协同起来,如果思想上、学术上都合不成,那叫什么合成军队呢!再次,从军事学术发展来看,对全军研究毛主席著作的空气有所推动,对个人也有所提高。从条令开始编写到现在验收,我们军队的学术队伍逐渐扩大起来,形成了一支军事学术研究的队伍。总之,在目前来说,这个条令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是需要的东西,基本上可以满足现在的需要。

  验收的条令、教令都还有一个指头的问题,还不是十全十美的东西。是不是九全九美呢?还不敢说,大概有六七成就差不多了。要达到十成好,还要经过多少年的努力。怎样解决一个指头的问题呢?还是要靠全军。所以公布之后一定要组织写文章,组织报告,组织讨论,除了宣传我们的条令是一本好条令之外,还要靠大家充实它的内容,纠正一个指头的缺点。还有保留意见,这是正常的情况,也很必需,在学术问题上一无保留,全部都赞成,那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对保留的问题,要今天来解决也是不可能的,继续研究,将来会解决的。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只有尚未解决的问题。这次会议中有保留意见的问题,还需继续研究。如果忽视这些问题的提出,那不是科学的态度。到了全场鼓掌的时候,领导上就要注意还有哪些人没有鼓掌,或鼓掌有点勉强。这 不是要收集材料打击他们,而是必须充分重视少数人的意见。他 们不鼓掌或鼓得有点勉强,那就说明他们还不完全满意,一定还有 什么意见。大家都是共产党员,解放军战士,都想把条令搞好。对某些问题他有怀疑,持有不同的意见,这时要请教他们,要设想他们的意见是有道理的。如果不注意少数,不注意到不赞成的同志,以多数压服少数,采取粗暴的态度,这是错误的。虚心地听取少数人不同的意见,求得把一切不同的意见都摆出来,从而在广泛民主的基础上求得集中,这也是毛主席的思想。高度的民主,高度的集中,不同的意见尽可以保留,现在不能解决,继续进行研究。这次我们是验收条令,更不同于一般的学术讨论。条令是我们军队训练、备战的依据,要见之于行动。验收条令是一件对全军负责的工作,必须严肃认真,每一条每一句都要慎重考虑,等于医生开药方一样,是二钱还是一钱半,他是有分寸的,这是一种负责的精神。不能解决的问题暂时挂起来,把问题挂起来,以后就有工作做了,若是百分之百的解决了,还有什么工作可做。不是要留有余地吗?我们搞条令也要留有余地。这不是能解决的问题故意不去解决,而是有些学术问题一时还难于解决,要经过一段实践和继续讨论才能解决。

  第二个问题,从国际水平方面来看我们的条令

  提出这个问题不是夜郎自大,是有根据的。可以从两方面来讲。主观方面,我们有毛泽东思想,有几十年的作战经验,理论来源于实践,世界上哪个国家有我们这么多经验呢?我们的经验最多,理论也应该最多,才合乎逻辑。我们验收的条令、教令,以毛泽东思想为指针,总结了几十年的经验,也吸收了外国先进的东西,应当说是达到国际水平的。从客观上讲,我们不从国际水平来看,人家也要把你拉到国际水平来衡量。如果我们认为自己还没有原子弹,还没有宇宙飞船,现在还拿不出手,可是人家不是这样看法。人家把毛主席看作是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理论家、文学家,军事是他一生活动最精采的部分,从井冈山起,他指导革命战争、建设人民军队,有极为丰富的创造;我们是毛主席的部下,毛主席的学生,人家就要从毛主席在全世界的地位来看我们的条令。我们的条令一公布出来,人家就要研究,看看我们打了几十年的仗写出的条令,究竟写了些什么?就要把它拉到国际水平上来衡量。好像乒乓球赛一样,究竟是冠军,还是亚军。人家定要来作这种比较的。所以要恰当地看一看自己的条令。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自满自足,要如实地看待我们自己的东西。

  我们通过的概则也好,步兵战斗条令也好,飞行教令也好,有若干点,我认为在国际上来说是比较先进的:

  一、技术与政治的关系问题。政治与技术两者中间是有个关系的,正确解决这个关系非常重要。光强调技术,忽视政治是片面的、不对的;光强调政治,忽视技术的作用也是片面的。究竟它们的关系怎么样呢?毛主席讲:政治是主要的,是统帅,技术也是不可忽视的,这就是两者的正确关系。又有重点,又有区分,又有结合。我们看到一些外国条令,没有把政治放在主要的地位,过分地强调了技术。我们的条令,在这个问题上,按照毛主席的思想,解决的比较好。我们充分估计到现代技术对战争和战斗的影响,必须充分重视,认真对待;又明确指出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物,人和政治是我军战斗力诸因素中的首要因素,是我军强大战斗力的泉源。

  二、军队与人民的关系。有些外国条令,只讲军队本身,不讲人民的支援,没有把人民军队、人民战争显示出来。军队是作战的主力,可是没有人民的支援,没有人民武装的配合,是不能取得胜利的。特别在现代战争中这个问题更为重要。我们的条令反映了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战争是人民的战争。这是我们条令的特点,也是优点。我们国家这样大,交通这样不方便,从南到北相距这样远,从东到西交通这样困难,没有足够的人民力量的支援是 不行的。我们依靠广大民兵的配合和全民的支援,战争一来,就将使敌陷于广漠无边的人民战争的海洋。不管军队在哪里作战,都会得到民兵和人民群众的有力支援。不管敌人在哪里空降,我们无需乎从很远的地方机动队伍,就可以在当地依靠一部分正规军同广大民兵对付它。

  三、主观与客观的关系。办任何事都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要认识客观,了解客观;可是要把客观可能变为现实,把可能的胜利变为现实的胜利,还要发挥主观能动作用。首先要从客观实际出发,解决问题要发挥主观能动性,不通过主观的努力,客观的可能不会自然地成为现实。毛主席强调调查研究是我们工作的根本方法,我们把知彼知己列为合同战斗基本原则的第二条,当成唯物论来看,就是这个道理。不是从唯心出发,是从调查研究出发,要知彼知己,然后加上主观的努力。我们的条令正确地解决了这个关系问题。毛主席指导每个时期的革命斗争,都特别强调调查研究,他自己首先就亲自去摸、去钻。不调查、不研究,不可能知己,也不可能知彼。我们不是要蹲点子,到这个那个连队去吗?这就是为了调查研究。不管解决哪个问题,训练问题也好,作战问题出好,动员问题也好,干部问题也好……都要采用这个方法。这就是要知己。还要研究敌人的情况,如美国的五群制师〔2〕的编制、战术怎么样?日本最近军事力量发展的怎么样?肯尼迪〔3〕对付我们最基本的办法,一个是抓日本,一个是拉印度,你不研究这个不行。用什么方法调查研究呢?对自己,要蹲点子解剖麻雀;对敌人要运用各种手段,广泛搜集材料,分析研究。如果不这样,就既不能知己,又不能知彼。《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己而不知彼,一胜一负。这是个思想问题,也是个方法问题,是认识论和方法论的统一。

  四、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辩证关系在我们条令里也反映出来了。不论战争和战斗,最终的目的都是要消灭敌人,不消灭敌人一切都不好办。如何才能消灭敌人呢?必须采取进攻手段。要进攻必须集中力量。为了集中力量,必须采取一系列的军事活动,如隐蔽突然,灵活机动,很好的部署,很好的协同等。在战争的目的中,消灭敌人是主要的,但也要注意保存自己,特别在现代条件下出现了大规模的杀伤、破坏性武器,不注意有生力量的保存,就不能消灭敌人。不仅要防备敌人使用这种武器进行突然袭击,在自己使用时也要注意安全。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两者要结合起来,又要分清主从。外国条令上只讲消灭敌人。我们的条令根据毛主席的看法,明确提出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是战争的目的,是一切军事活动的根据;既十分强调了勇敢战斗消灭敌人,又要求保存自己,把保存自己和消灭敌人两方面辩证地结合了起来。

  五、进攻与防御的关系。有些外国条令只把进攻作为基本战斗类型,并把进攻和防御截然分开。我们强调进攻是主要的,又认为防御是不可缺少的,攻、防同为战斗的基本类型,并着重阐明了二者的辩证关系。刚才讲过战斗要消灭敌人,消灭敌人必须要进攻,可是同一个进攻时间,在某一个次要方向和地点要采取防御,以便牵制、吸引敌人,保障主要方向的进攻。可见防御也是不可缺少的。但是防御和进攻不是半斤和八两的,进攻是主要的,防御是为进攻服务的。

  六、局部与整体的关系。我们的条令虽然是战斗条令,但是我们没有把战斗与战略、战役截然分开,而是把战斗做为战争全局的一个组成部分,并强调局部要服从全局,战斗要服务战略、战役。因而,我们的条令处处注意了贯彻中央军委的战略方针,如:在进攻中既写阵地进攻,又强调了要力求歼敌于运动中;防御中体现了“顶”的精神。

  七、顺利与困难的关系。有些外国条令,只讲顺利,不讲困难。我们根据毛主席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思想,在条令中既充分估计到我们在政治上的绝对优势,又承认技术上的相对劣势,明确提出了要充分考虑到各种困难和不利因素,这样才能使我们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八、党委与首长的关系。有些外国条令强调单一首长制,强调指挥员个人的权威。我们的条令充分体现了党委统一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强调了一切有关作战的重大问题都必须经过党委讨论决定,又强调了首长必须积极负责。在党委领导下,自始至终,从战斗开始准备一直到战斗结束,首长要积极负责。在情况不可能召开党委会议时,指挥员可以独断专行,容许他这样做,授权他这样做,事后向党委做报告。

  九、政治工作与军事工作的关系。外国条令把政治工作仅仅看作是政治保障工作,还没有认识到政治工作就是党的工作,是领导工作。我们很明确地强调政治领导,强调政治工作的重要性,把它当作是我军的生命线。

  十、集中与民主的关系。在外国条令上只讲集中不讲民主。我们强调了高度的集中,又强调了发扬民主,在民主的基础上达到高度的集中,不论是政治工作也好,或战斗指挥也好,都做了具体说明,在条令中贯彻了我们的优良传统。

  综上所述,把条令提到国际水平来看,我们是有些突出的地方,有些兄弟国家注意吸取我们的建军思想,另外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许多国家对我们的研究、对我们的经验也很注意吸收。我们有毛泽东同志和几十年来战争经验总结出来的东西,可以提到国际水平上来比较。许多没有解放的国家要战胜敌人也必须走由小到大、由弱到强这一道路。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条令还有一个任务,它不仅是我军作战训练的依据,在国际上也会有一定的作用。

  注 释

  *这是叶剑英在中央军委条令验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总结会议上讲 话的主要部分。

  〔1〕条令指随后于一九六一年五月一日由中央军委颁发的《合成军队战斗条令概则》和《步兵战斗条令》。

  〔2〕五群制师是美军五十至六十年代初陆军步兵师的编制。群是介于营与团之间的编制单位。

  〔3〕 肯尼迪,美国民主党人,当时任美国总统。

  

上一篇:军网刊文用数学维度阐释毛泽东军事思想,孟良崮战役可分六维 下一篇:湖州军事夏令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