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服饰文化 ——不仅仅是穿在身上 而是刻在了骨子里(2)


岭南服饰文化 ——不仅仅是穿在身上 而是刻在了骨子里(2)

■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的大本营,正是过去生产华南牌缝纫机的车间,如今在这个本地设计师聚集地,仍然保留了数台老旧的缝纫机,每一台仿佛都在述说了岭南服饰文化的悠久历史。

透视未来:

“广东服装产业制霸全国, 与此同时,仓储和竞争压力也很大。”

岭南服饰对世界时尚的影响深远。秦时的南越国就出现了防风雨衣,岭南人在苎麻织物上涂上蜂蜡用来做防风防雨的衣服,因此全球第一件风雨衣并非英国的奢侈品牌Burberry,中国岭南的防风雨衣比英国人先了百年。

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这里,是南方时尚产业核心。这里,是中国时尚崛起之地。来到现代,国际的服饰品牌在此诞生并蓬勃发展。

2015年,MO&Co.刚入驻法国老佛爷百货的第一天就卖断货。这一个于2004年诞生于广州的服装品牌,总部EPO集团在位于客村的TIT创意园内,是整个园区内占地面积最大的公司。借助于岭南在全国服饰生产与贸易的良好根基,不是广州人的集团创办人金霓,在这里开启了自己的时尚事业,并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多元、开放、包容的城市:“这里的资源很好,供应商都在附近,外贸经验又足,无论是品牌还是独立设计师,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

如果说EPO代表的是从岭南出发走向世界的中国设计力量,那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和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就是为本地服装产业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壮大队伍的强大后盾。由这两个协会共同发起的广东时装周,坚定沉稳地走过了时尚潮流的风雨18载,还为设计师提供资源和空间,推动销售和展现。

作为时尚策源地的广东,近年来却有时尚度不及北京、上海之势,对此,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副秘书长陈韶通表示,这是由广东的产业特色决定的:“在岭南服饰文化的发展长河中,庞大的、成批生产的服饰加工产业,成为岭南许多地区的支柱产业,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但也就决定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产业特色仍然会是发展B端的时尚。”

换而言之,企业在这里生根发芽,能够很轻易地解决设计、研发、配套还有从业人员问题:“所以很多公司哪怕总部没有选在广东,他的设计部也会选在广东。据不完全统计,在广东从事设计的中外设计师有14万人,而其他的服装从业人员保有量在880万,这是非常庞大的。”

随着中国时装业的发展和壮大,广东也早已意识到,产业升级的重要性,尤其是在优质人才配置上。从2006年开始,每年的5月中下旬,都会举办广东大学生时装周,这是大多数广东服装行业人才走进主流市场的第一步。陈韶通介绍:“很多院校的学生从大一开始就在心中种下一颗种子,期盼着在毕业之际,自己的作品能够代表全校参加这个时装周并且获得好成绩。可以说是驱动他们在大学里头认真学习钻研的主要精神动力。”

来自华南农业大学服装设计专业的严俏,和来自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的陈惠燕,此时正带着她们筹备已久的作品,走向第14届广东大学生时装周的舞台。代表院校参加时装周的筛选机制虽然每间不尽相同,但无一例外都是要一路过关斩将才能脱颖而出。

当服装设计走向灯光和舞台,除了要专业能力过硬,有一定高度的时尚眼光,还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有可能筹备了一轮,才发现整体效果会跟自己预想的有点偏差,这时候会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严俏说道。

这就代表着,大多数学生都需要牺牲数个夜晚的睡眠,来赶制和调整自己的作品。但对于这一切的辛苦,严俏和陈惠燕都觉得,是值得的。尤其是能在稍具规模的舞台上,把自己在求学阶段所学知识,加以实践和展示,也能在传统文化方面做一些创新。严俏这次的作品,所用的面料主要就是香云纱,她不但将这种岭南独有的手工面料用到了流行的服装版型上,还加入了其他面料进行拼接。而陈惠燕则将冰冷的科技感和有温度的手工绣珠结合到高定礼服上,来表达在冷漠匆忙的都市生活里,每个人内心都仍然拥有热情的理想。

“随着外来人口增加,本土的消费观念也在转变,新生代力量也在发展,相信经过多方的努力和坚持,广东不仅能做让品牌生根发芽的肥沃土壤,还能成为让中国设计自由翱翔的广阔蓝天。”陈韶通说道。

■参考文献:许桂香《岭南服饰历史文化地理》 ■数据来源:广东时装周组委会×猎聘网《2018年广东服装行业中高端人才大数据》

上一篇:一个马扎|城市记忆1000+ 下一篇: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中国服饰:文化自信,服装先行(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