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国家对文博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工作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博物馆免费开放政策中,专门要求博物馆要加强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工作。2016年3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在“拓展利用”部分明确要求“大力发展文博创意产业”。2016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文物局四部门《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所提十六项“主要任务”中涉及到“文化创意产品”的主要有两项,其八“大力推进文物合理利用”,提出“文物博物馆单位要强化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功能,盘活用好国有文物资源。支持社会力量依法依规合理利用文物资源,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文化产品与服务”;其十“激发博物馆创新活力”,提出要“发展智慧博物馆,打造博物馆网络矩阵。鼓励文物博物馆单位开发文化创意产品”。可见,做好文物资源的保护利用,“让文物活起来”,更好地开发相关文化创意产品,已是文博单位需要认真面对的重要任务,也是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消费需求之所在,需要群策群力,积极探索。

  基于“用户需求”注重大数据的采集和应用

  随着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广大人民群众对高品质、多样化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充满期待,同时也孕育着广阔的需求市场,一些有实力的博物馆积极致力于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将其作为事业发展新的增长点。不过,在实际的工作运行中,很多博物馆虽然身处“互联网+”影响越来越广泛的时代,但还是在传统的老路上踯躅前行,并没有将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作为重要的技术支撑和发展要素,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方面不知如何应对。

  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其目标的确定非常重要,目标的确定又要以观众、用户的喜好为前提和重要基础。选取哪些藏品,开发哪些类型,针对什么人群和用户,主体客户的主要需求和潜在选择,如何更好地设计、制作和推广,所有这些产品开发制作的链条和环节,都得充分地考虑到主体客户和潜在客户的喜好,所以产品开发中的市场分析至关重要。相关用户需求和市场信息的采集和调研,就可以充分地依赖于互网联进行。现在的博物馆观众,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每人都是信息的采集者和携带者,很多人还将相关信息上传到互联网上,无形中就积攒了海量的数据资源,逐渐就形成了有别于传统时代的极为丰富的信息库。可以通过其拍摄和微博微信的分享,在博物馆行走的路线和空间停留时间的统计,以及购物需求和偏好等市场信息分析,就能够比较好地把握不同类型观众的喜好,或者说不同产品的客户市场。也可以有针对性地开发概念性设计和制作展品尝试,通过多种形式的互联网宣传、展示以及客户意见调研,建立虚拟卖场,逐步推广。在观众至上、用户至上的时代,充分地采集和分析这些大数据,自然有利于更为客观地把握观众的诉求,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能够更好地做到有的放矢,“按需生产”,开发出更具客户欢迎和市场竞争力的文化创意产品。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撰写的《大数据时代》被认为是大数据研究的开山之作,他本人被誉为“大数据商业应用第一人”。正如他在书中所言,大数据带来的信息风暴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思维,大数据开启了一次重大的时代转型,大数据的核心就是预测,已经成为了新发明和新服务的源泉。事实上,这些来自互联网的“数据资源”,早已被各行各业的高手们充分运用并取得了可观的收效。美国总统竞选团队也运用大数据实时分析选民的好恶。华尔街通过大数据运用根据股民的情绪抛售股票。一部《纸牌屋》让文化产业界都感受到了大数据的力量,据说,拍什么,谁来演,怎么播,都是通过对数千万计观众的喜好大数据统计分析来决定的。

  与之相对应,产品开发成功与否,也可以通过市场反馈信息来衡量和评价。产品的开发和推广,最终要面对“客户”和“市场”,“客户”与“市场”的欢迎程度决定了其生命力的长短。因此,博物馆应借助于“互联网+”的平台,及时收集相关设计、制作、销售的数据,根据绩效目标和绩效指标,及时进行市场过程分析,对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经济性、效率性和效益性进行客观、公正的评价,并随时准备调整思路和方向。有条件的博物馆,还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第三方机构运用大数据手段开展绩效评价工作,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的积极性主动性,以促进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工作的可持续开展。

  重视数字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和展陈传播

上一篇:临夏市第一届“天元杯”文化创意产品设计大赛结果公... 下一篇:敦煌文创亮相甘肃省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工作推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