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李白的故事 李白与其笔下的历史人物

2020-05-14 13:31 历史文化 56

  摘 要:李白是中国古代最伟大,同时也是最具个性的诗人。他的思想、行为、价值判断、个性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前代历史人物的影响。通过笔下的这些历史人物形象,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李白独特的思想个性和精神境界。
  �
  关键词:李白;诗歌;历史人物
  �
  中图分类号:I207.2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026X(2011)03-0000-01
  ��李白诗歌中出现了大量的历史人物,姜尚之垂钓诸侯,鲁仲连之平民建功,谢安之安邦定国,乐毅之戍边封疆,孔明之运筹帷幄,无一不为李白所追慕。诗人通过笔下的历史人物表达了“济苍生”“安社稷”的人生理想,同时在对历史人物的赞颂中又呈现出强烈的自我个性,展现出独有的精神气质。
  �
  一、李白笔下历史人物特点
  
  �盛唐时代培养出了一大批积极进取、富于理想化色彩的诗人,李白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李白常常自比管乐,愿为辅弼,想实现“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政治理想。李白笔下的历史人物如傅说、太公、管仲、苏秦、张仪、鲁仲连、张良、谢安等等,无一不是才能出众的人物。他们拥有特殊的才能,身怀天下计,在混乱的时局中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使国家转危为安。除了自负其才之外,许多历史人物展现才能的方式也与众不同。他们并不是儒家政治理想中的良相名臣,而多出身平凡,身居下层,通过偶然际遇得到君主的徵辟,骤登大位。姜太公在出仕之前也不过是一介屠夫,年届八十而无所成,然而渭水垂钓得遇文王,从而辅佐武王成就了周朝八百年繁盛。诸葛亮躬耕陇亩,得遇刘备三顾茅庐延请出山,最终成就了三国鼎立的局面。李白也期待着自己能够有诸葛亮、姜太公一般的际遇,可以得到帝王的赏识,实现伟大的抱负。此外这些人物在人格上能够保持独立,不为权势所屈,显示出自尊自信的品格,不现卑微之态。郦食其长揖汉天子,严子陵与光武帝共卧,即使是在天子面前,也不失自己的独立和尊严。以上几个要素往往是结合在一起密不可分的。这些人物常常是能力卓越,同时又被明主赏识而骤登大位,从而官至卿相成为帝王师,实现人生理想,建立不朽功业。
  �李白笔下的历史人物表现出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的精神。他笔下的政治人物如管仲、乐毅、诸葛亮、谢安等,无不是胸怀国家,“�起匡社稷,宁复长艰辛”��[1]�,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有着极强的建功立业的意识的人物。他常常在诗歌中表现出对他们的崇拜和敬仰,并以此类历史人物自比,以他们为榜样,希望能像他们一样,建立不朽的功业。但是,他笔下的许多人物并不仅仅停留在入世的层面上,他们往往在建立功业之后,审时度世、急流勇退,功成而身隐。范蠡功成五湖去的故事,多次出现在李白的诗文中。在《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中,谢安“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严光桐庐溪,谢客临海峤。功成谢人间,从此一投钓。”抛弃名利,归隐渔樵。
  �李白笔下出入于仕和隐之间的人物,有一个很明显的仕途的轨迹:隐――仕――隐。先隐居深山,等待适当的时机,出山匡扶君主,功成名就之后再放弃名利,飘然归隐。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遵循这个模式,然而中间“仕”的环节,却是不可或缺的。“身退”的前提是“功成”。李白笔下的历史人物,一定是在功成之后方隐退。这种积极入世同时又追求飘然归隐的仕途模式,是儒道交融影响的结果,也是李白强烈的自我意识的体现。
  �李白笔下的历史人物还表现出国士风度。这些人追求自由和独立,不为时俗所限制,即使是在权贵面前,也表现出非凡的气概。《对酒题屈突明府厅》中的陶渊明是“陶令八十日,长歌归去来”,不为五斗米折腰,不愿与世同流合污。这些人又是真率自然,极富情趣的:鲁连洒脱不羁,王猛扪虱而谈,谢安挟妓出游。在《题金陵王处士水亭》中,李白追寻着王羲之的随性:“好鹅寻道士,爱竹啸名园”,更眷恋着西晋名流陆机的风采:“此堂见明月,更忆陆平原”。李白好酒,千古知名。他的饮酒诗俯拾即是,其笔下好酒的历史人物自然不在少数。李白写陶渊明是“陶令日日醉,不知五柳春”,在仿照陶渊明的诗作而写的《山中与幽人对酌》中化用陶公醉酒的典故,将陶渊明饮酒的情韵展现得惟妙惟肖。而在《将进酒》中则极言酒之金贵和人之潇洒,将曹植饮酒时的豪迈气概转至诗中。
  �
  二、李白与其笔下历史人物的关系
  
  �李白是一个具有很强烈的功业意识的诗人,从他诗歌中时常表现出对于这些成功的历史人物的赞美和追慕中便可窥见一二。他希望自己能够像那些历史中的人物一样,凭借一己之才,骤登大位,成为帝王师。像鲁仲连,李白的诗集中有十九首提到了他,有些诗甚至全篇都在描写这位历史人物的风神,如《古风》其十:“齐有倜傥生,鲁连特高妙。明月出海底,一朝开光耀。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意轻千金赠,顾向平原笑。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同样,追求潇洒适意生活的历史人物,更是李白追随的对象。王子猷雪夜访戴安道��[2]�,被李白多次写入诗中;“书罢笼鹅去,何曾别主人”,写王羲之的随性适意;“恭陪竹林宴,留醉与陶公”,是仰慕七子和陶渊明的生活情趣,诗意的生活同样为李白所向往。“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在赞美谢安谢安临危不乱,举重若轻的恢宏气度,治大国若烹小鲜的超人气概。
  �李白与他笔下的历史人物的关系上还体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李白是个自视奇高的人,他对于自己的才能表现出高度的自信。在《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中有这样的描述:“近者逸人李白自峨眉而来,而其天为容,道为貌,不屈己,不干人,巢由以来,一人而已。”可见李白以巢由自比,高傲而自负至极,即使是在以开放闻名的唐朝,也是非常罕见的。李白的许多诗歌名为歌咏历史人物,实质上是在咏我,表现出强烈的李白式的个性色彩。对于笔下的历史人物,他并不是仰视,而更多的是平视。李白天性自信狂放,即使是在那些成就卓著的伟人面前,他也不愿甘拜下风,虽然也时常有仰慕之意,但更多时候是“余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将自己放在与古人同等的位置上。他或者是用“余亦”“吾爱”等词,表现出和古人在理想和格调上的同一,将古人与自己归为同类,或者是用“吾慕”“相期”“携手”等,直接将古人接引为朋友看待,有时甚至是放言无惮,即使是圣人贤人,也难逃被其鄙薄的命运。像在《庐山谣寄卢侍御御虚舟》中说:“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一个“笑”字,足见其不恭之狂态,也将其狂傲不羁的本性展示得淋漓尽致。这样看来,李白并没有为自己树立绝对的偶像,这恐怕也是由于他那高扬的自我意识,不容许任何人凌驾其上的缘故吧。
  �李白所敬仰的范蠡、张良、诸葛亮、鲁仲连等人,都是身处乱世,通过自身的才能,辅佐君王建立不朽功业的。在李白所处的盛唐,早已失去了以一己之才平交王侯的社会基础,他所追求的功业理想是注定不能实现的。思想驳杂,个性独特,游离于封建正统思想之外的李白,自然会被这个时代排斥,可见他的悲剧命运是不可避免的。
  �复杂的家世和教育背景、浓厚的地域色彩以及自身的独特个性,造就了李白迥异于同时代人的思想和志趣。李白思想的复杂和矛盾,使得他笔下的历史人物也同样变得复杂而神秘;且如一面镜子,可以反映出李白复杂的思想和独特的个性。
  ��
  参考文献
  �[1]瞿蜕园、朱金域,李白集校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2]周勋初,李白评传[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
  �[3]葛景春,李白研究管窥[M].河北,河北大学出版社,2002.

上一篇:强国论坛:评价历史人物要从大处着眼 下一篇:用生动的故事活化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