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变幻时代 上海染料业奠基人的家庭往事

2020-05-14 23:35 历史文化 130

原标题:风云变幻时代,上海染料业奠基人的家庭往事

风云变幻时代 上海染料业奠基人的家庭往事

图片说明:董贻正(84岁)

  董贻正生于1931年的上海,1952年8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

  在他的新书《河山阙》(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中,他回忆起父亲从一个上海的小职员,一直到自己办染料厂,历经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上海是中国染料工业发展的摇篮。而董贻正的父亲正是最早在中国创办染料厂的人之一。他的回忆,不仅记录着一个上海家庭的往事,也见证了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

  人物小传

  董贻正,1948-1952年就读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毕业后在东北工业部,中央重工业部,中央冶金部教育司、政策研究室、政策法规司工作,曾任冶金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政策法规司司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东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兼职教授。

  错过寻根的机会

  我们董家祖先到底是谁?我曾在家里见到过两本家谱,蓝缎封面,里面是红色竖格线,印象深的是列出了辈分的排序,大约有二三十字。现在记得的只有我父亲一辈是“裕”,我父亲名裕昌,字敬庄。我们这一辈是“贻”,下一辈是“谋”,再下一辈就记不得了。至于下一代,他们更没有接受过宗族与文化传承的教育,而且也没有有形的家谱可以依据,所以他们对宗谱的概念更加淡漠,甚至可以认为有文化断层了。

  尽管时间久远,我仍旧记得在家谱中,我所知道的名人有董仲舒。我很怕看到臭名远扬的董卓,在家谱中倒没有。可惜,两本家谱后来在“文革”中遗失,此后再也没有见到。现在下一代的排行辈分,谁也不知道了。我们年轻的时候把家谱当成封建的东西,根本不当回事儿,错过了一些寻根的机会,现在想来,还是感到很遗憾。

  改革开放后,有一次我回到上海,父亲已经90岁了,对当下的事记不住,但很多历史积淀的往事却牢记于心,他很想把他们释放出来,但苦无机会。趁我出差到上海,他终于开口,想同我谈谈家庭历史以及他本人的经历。当时我工作还比较忙,思想上也没有寻根的观念,因此没有应声。现在想起来悔之莫及,依稀能感觉到当年父亲的无奈和怅然。

  所以现在说起父亲,信息寥寥,能找到的文字资料只有3份:一是父亲在“文革”中,被要求写下的《三代简史》,这份材料主要是检查自己怎样成为剥削阶级的,但毕竟还是保存了家族的历史记忆。一份是1996年他逝世后上海染料化工八厂的追悼词。还有一份是我表妹偶然发现的一本我父亲的简历。

  染料店里的“实验室”

  父亲生于1899年,还是清朝光绪年间。他读小学时,是随祖父在慈溪读的。1911年辛亥革命,祖父的店倒闭,父亲读到高小3年级就辍学回到宁波。第二年13岁时,父亲随祖父从宁波到上海一家杂货店当学徒,以后主管财务工作,也就是所谓的账房先生。因不愿意替老板做假账,辞职不干。从这里也可看出,父亲受儒家教育影响之深。

  失业了怎么办?父亲利用这个时机来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他自己掏钱到私人补习班补习国文、英文,这为后来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较好的文化基础。直到1916年,他先后在几家颜料号当过仓库临时工,学习染料化验,以及颜料推销工作,就是过去称之为“跑街”的那种工作。这对他日后试制新产品,开拓市场,应该是大有帮助的。

  父亲23岁时,就任董洪茂颜料号代经理,一直做到32岁。董洪茂的老板是我堂伯父。27岁那年,父亲还经朋友介绍,兼任美商恒信洋行的染料销售员。此后家庭经济条件有所改善。

  当时的洋行,最初主要经营进出口业务,工作内容是中介和代理。《马关条约》签订后,各国获得了在中国开设工厂的权利,上海洋行才开始投资实业,比如棉纺、机器、造船、造纸、烟草、食品、金融、房地产等领域。那个年代的洋行,大体相当于我们现在理解的外资企业。

  1936年“八·一三”事变前夕,上海共有29个国家的675家洋行。其中,卜内门洋行由英国帝国化学工业公司开设,德孚洋行由德国颜料垄断集团开设,美孚洋行由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集团掌握,现在仍大名鼎鼎的德国西门子,那时候也在上海开设了西门子洋行。我父亲工作的则是恒信洋行,它是美国杜邦化工集团开设的。恒信洋行的业务之一是染料,公司地址就在上海市广东路。前段时间我跟朋友提到恒信洋行,他还从网上搜索到恒信洋行的永字牌商标等信息。当年恒信洋行的商品之一,是保晒霖牌服装染料,在广告画上还有一句广告词:保晒霖色布永不褪色。

上一篇:17岁少年再创中国男网历史 他能成李娜式人物吗? 下一篇:听博士后吴晓威分享,英语教学中语言与文化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