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秦岭一白说历史人物:第162期皇甫谧

2022-01-19 05:47 历史文化 83

有人弃如敝履,有人求之不得。

皇甫谧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叔父和婶婶对他百般疼爱。看似完完整整的一家人,二叔始终还想亲自再生一个。

四处打工积攒的钱财,预留生活费之后买来一包包草药,家里常年飘荡着汤药味,皇甫谧吃啥都感觉口中发苦。

不想吃药?那你就好好吃饭!

婶婶望着叛逆期的皇甫谧,开导教育之前还要再三掂量。她偶尔也会向丈夫抱怨,应该趁尚未懂事时早点过继。

孩子知道自己的亲妈没了,后妈不待见才被送到二叔家,脑海里有太多负面记忆,稍加斥责就被反怼:要你管?

血脉牵连关系责任多寡,万一出点啥事没法向大哥交代,似近似远的尺度不好难捏,皇甫谧放荡耍闹无法无天。

年二十,不好学,游荡无度,或以为痴。

人啊,最重要的是开窍。

婶婶挺着大肚子做家务,手脚笨拙却眉目之间尽是喜色,一会问他中午想吃什么,一会问他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皇甫谧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后妈怀孕时可不是这个样子,婶婶照顾抚养他十几年,即将生育也不嫌弃自己碍事。

这位备受感动的养子,跑到别人地里偷摘一堆瓜果,送给婶婶增加孕期营养(尝得瓜果,辄进所后叔母任氏)。

任氏曰: 《孝经》云:三牲之养,犹为不孝。 汝今年余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无以慰我。 昔孟母三徙以成仁,曾父烹豕以存教,岂我居不卜邻,教有所阙,何尔鲁钝之甚也! 修身笃学,自汝得之,于我何有!

婶婶一边训斥一边哭泣,她可以容忍皇甫谧嬉戏耍闹,却坚决不允许他坑蒙偷盗,因为行径是思想品性的末梢。

皇甫谧顿时有些慌神了,温和的婶婶从未如此严厉过,原本指望耳濡目染的熏陶,没想到背后竟是如此的失望。

因对之流涕,谧乃感激。

修身笃学,对你自己有好处,跟我有什么关系!

任氏的话语如醍醐灌顶,震开皇甫谧浑浑噩噩的神窍,二十好几还没个正经样子,难怪很多人背后喊他二傻子。

恍然大悟或者深以为耻,往往是生命进阶的重要节点,总是觉得自己的言行完美,只能说明自以为是临近报废。

皇甫谧感觉自己快报废了,跑到席坦的学堂要求上进,制定的课程表密不透风(就乡人席坦受书,勤力不怠)。

那些年偷的懒,如今千倍百倍来补偿。

求学工作、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一个人在不同年龄段,要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打乱顺序就很容易手忙脚乱。

皇甫谧为此而吃尽苦头,下地干活还要带着各家典籍,读会书又想起媳妇的叮嘱,该去村头羊圈给儿子办奶卡。

大多数人面对生活乱麻,选择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模式。皇甫谧顶着高压均衡兼顾,熬过艰难期而逐渐井井有条。

居贫,躬自稼穑,带经而农,遂博综典籍百家之言。

沈静寡欲,始有高尚之志,以著述为务,自号玄晏先生。

书籍打开另一座传送门,皇甫谧犹如脱胎换骨般重生。淬炼过程中的痛苦和舒爽,让轻盈的身心改换命运跑道。

皇甫谧变成了玄晏先生,游荡无度自然改为著书立说。田间地头阅览的百家之言,经过咀嚼思辨输出个人论点。

著《礼乐》、《圣真》之论。

那些曾经嘲笑他的乡民,也不在背后说啥瓜皮二愣子,看到知名度伴随著作崛起,又纷纷指点他如何快速变现。

皇甫谧已经不是皇甫谧,嘲笑和吹捧的却是同一帮人,双方的见识不可同日而语,皇甫谧依然郑重的作文解答。

或劝谧修名广交,作《玄守论》以答之。

或曰: 富贵人之所欲,贫贱人之所恶,何故委形待于穷而不变乎? 且道之所贵者,理世也。 人之所美者,及时也。 先生年迈齿变,饥寒不赡,转死沟壑,其谁知乎? 谧曰: 人之所至惜者,命也。 道之所必全者,形也。 性形所不可犯者,疾病也。 苟能体坚厚之实,居不薄之真,立乎损益之外,游乎形骸之表,则我道全矣。

皇甫谧,仿佛看透阴阳虚实。

耽玩典籍,忘寝与食,时人谓之“书淫”。

相比物欲横流的名利场,精神上的追求往往更耗气血,因为物质可以用层级衡量,思想却如同归墟般深不可测。

有人警告他读书太过分,身体早晚有一天会承受不住。皇甫谧已然陷入虚无义理,愈发觉得广博浩瀚难以戛止。

上一篇:既然卫星已经覆盖全球了 下一篇:Q版福建名人萌翻网友 咱厝80后女孩是主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