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梁静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是本部门读书会有史以来第一次明显以年龄来划分喜好或讨厌的书:30岁以下,偏喜欢;30岁以上,不喜欢。读者诸君请勿像我们一样狭隘,凭此对号入座,且耐心看完两篇书评再选择站队。

  赞

  说自己喜欢的书,就跟谈起自己喜欢的人一样,总是需要勇气。

  你不可能要求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喜欢的人,同样,无论你再喜欢一本书,总会遭遇无情的吐槽。但我还是下定决心做个傻逼,掏心掏肺地讲讲我最喜欢的这本书(没有之一)。

  第一次读这本书,是七年前的春节。当时我正在香港一家杂志社实习。

  第一次实习,无论写什么稿子,都烂得一塌糊涂。每天在陌生的城市醒来,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自我怀疑,和擦肩而过的人都格格不入。坐我旁边的记者刚离职,他说:做童书可以赚更多钱;还有个记者,他的梦想是写“马经”(预测赛马结果),因为赚钱多……他们说的,跟我曾经想的都不一样。这世上到底有没有新闻理想?如果没有,这个行业又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当一个人开始考虑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时,他就已经是个十足的傻逼。跟傻逼讲道理是没用的,还不如像传销人员一样,不停在他耳边重复“你可以的”。当时的我,便是这样的傻逼。而这本书,便是那个催眠我的传销员。

  每天上下班的一小时地铁里,害怕与陌生人过多接触的我总是尽量挑靠车尾的位置,低着头读这本书。那是一种极其奇怪的阅读感受,都说好的书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可是这本书,却为我关掉了一扇窗。只要翻开书,我就像进入一个黑洞,喧闹声都没了,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世界只剩下我和书里面的那个牧羊人。“只要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听到这声音,我心里质疑的声音便少了一些。

  第二次重读这本书,是在两年前的七夕,那时的我,工作和爱情都很失败。想打电话诉苦,却发现电话簿里已经找不到那个人。一如当年那个躲在角落里看书的女孩,蜷缩在床角的我,屏蔽掉周围的一切,只留下一束光,照在书页上。当我跟牧羊人对话时,身体竟然有些颤抖。“对不起,我又来了。比起五年前,似乎也没进步多少。”“在实现一个梦想之前,宇宙之心总是决定要对寻梦者一路所学到的一切加以检验。它这样做并非因为它居心不良,而是让我们与梦在一起,也能够掌握在寻梦过程中所学习到的知识,这是多数人会放弃的一个时刻。”他总是轻易就看出我的脆弱,然后给我一个拥抱。在这个并不存在的臂弯里,我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第三次重读,是在去年年底、采访台湾摄影师阮义忠的时候。他说,《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是近年来他最喜欢的一本书。那一刻,在安静的咖啡厅我失声尖叫。兴奋得像傻逼一样的我,犹如在荒芜的沙漠里遇到了另一个牧羊人。我好想冲过去抱住他,告诉他,我有多喜欢这本书。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跟我一样相信寓言的“傻逼”,而且他,比我走得更远,并真的找到了宝藏。

  故事说完了,你不可能感同身受。在那些不喜欢这本书的人看来,书里的话,很多都是废话,跟心灵鸡汤一样。

  我曾想过要找一套理论去批驳这些讨厌心灵鸡汤的人,或者想去证明,这本书并不是一碗普通的心灵鸡汤。但后来,我放弃了。

  因为这本书确实是心灵鸡汤,它只是用童话包装了一下。而心灵鸡汤确实是讨厌的,因为它只有在你感到脆弱的时候才发挥功效。当你喝下甚至只是渴望有一碗鸡汤的时候,你是迷茫的、迷惑的、甚至是愚蠢的。没有人愿意袒露这些丑陋的时刻,我们总是希望可以高贵冷艳地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不需要靠打鸡血才能活下去。

  我无意为鸡汤平反,正能量太多也会恶心人,特别是粗制滥造的鸡汤,更让人反胃。可我接受适当和适量的鸡汤,并愿意承认,我也有需要喝鸡汤的时刻。每当我翻开这本书,它都会像一双手,帮我一件件脱掉为了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而穿上的衣服,逻辑、理性、尊严……然后,我赤裸地站着,看着一个丑陋的自己,她天真、敏感、脆弱。在书中碰到符合自己心境的正能量“废话”,就像在沙漠中找到一口井的人,死死抱住不放。

  是的,我有时就是这么一个傻逼,可人生最舒畅的时候,无非也是这样:放肆地暴露自己的弱点,只凭接近于生理反应的直觉去感受那些美好的或许不该在这个邪恶星球存在的东西,比如童话、寓言……接着,我竖起中指,对这个比内心更丑陋的世界说一声:“去你的,我是傻逼,我怕谁。”

  书的作者保罗·科埃略说:“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宝藏正在等待着他。”这话其实没有说完:每个人都有宝藏等着他,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宝藏。往往只有无条件相信世界可以凭努力变得更好的傻逼,才会找到宝藏。

  弹

  此处通向勇气,此处通向怀疑

  它令人讨厌地标明了每条路的指向—

  陈思呈

  第一次听到《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这本书的时候,是从一个多年合作的编辑嘴里,我是被她编着稿子长大的,她跟我的关系就像园丁跟爬山虎。半年后我来到一个新单位,敏锐地发现本部门最有才气的一名同事也喜欢这本书,她在某篇文章中提到这本书对她影响重大。我立马买了两本,我太相信她们了,相信这书值得拥有两本!

  书送到了,前面几章都在讲那个决心要去寻宝的少年的故事。显然这是一个寓言故事,他的旅途象征着一个寻宝和追梦以及要相信天命之类的人生之旅。我当时就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寓言故事?我们知道,一个好的小说不应该以寓言的形式出现,最迷人的小说恰好是它的不确定性,它漫无所指,仿若水漫于地,如小径错乱的花园。而寓言则相反,它在每条路前面都写上指示路牌:此处通向勇气,此处通向反抗,此处通向怀疑。

  但它也许是一则极为深刻的寓言,正如古埃及某一句令人研究至今也破解不了的诗或谶语。然而这本寓言小说的主题,看起来很明显,就是励志。我急切地往后翻,期待某一页剧情和写法都出现意外的惊喜。翻啊翻啊翻完了,期待中的惊喜一直悬而未发。整本书一以贯之都在、也只在讲寻宝、追梦、相信、天命。

  所以读完书的第二天,也就是我们部门开读书会时,我与本部门最有才气的同事的友谊,就走到了尽头。

  我知道这部寓言式的小说有优点,它金句连绵,随便拎一句出来,都可以作QQ签名档,正能量之余,还有一点异域神秘风。比如“在这个星球上,存在一个伟大的真理,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做什么,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最终一定能够得到,因为这愿望来自宇宙的灵魂,那就是你在世间的使命。”

  这些话是何等鼓舞人心,在这个抑郁症多发期的春天,它们简直可以拯救无数了无生趣的患者。然而我为什么那么反感它们呢?

  事实上,我对它们的反感,来源于我对心灵鸡汤和纯励志文章的反感。

  自从有了微信,关于鸡汤文,就不用我举例了吧,就在刚才我还收到一则,“真诚地拥抱伤害你的人,感谢他们让你成长”。每次看到这样的文章,我很想说,好道理都让你给糟蹋了。伟光正的话谁不会说呢,但你是不是真的自己相信了?你自己能做到么?

  鸡汤文让人反感的地方不是它们讲的道理不对,而是因为不真诚,没有试图在说服读者的路上,先往自己的内心更深入地走下去。就比如说“人要做善事”这么一个道理,它并没有错,但是人为什么要做善事呢?是为了自我感动,还是为了感动他人?迷信鸡汤文的人不会追究那么多,TA们太善良了,光是听到“人要做善事,我就是天天做善事的,做善事让这世界变得鸟语花香”这样的句子,已经感动得流着热泪,把这篇微信四处推送。

  当然,我并不是说《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就是鸡汤文,只是它的某些句子,长得与鸡汤文太像了,而我又对鸡汤过于敏感。


  去年,有一个朋友走上了传销道路,从此他开始在微信上发送各种“如果你不相信,你永远得不到。如果你信,改变就在眼前”这类的励志文。有时真有一种恍惚之感,觉得他们传销组织伟大的鼻祖是不是看过这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从中得到的灵感。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作者:(巴西)保罗·科埃略

  译者:丁文林

  内容简介:牧羊少年圣地亚哥接连两次做了同一个梦,梦见埃及金字塔附近藏有一批宝藏。少年卖掉羊群,历尽千辛万苦一路向南,跨海来到非洲,穿越“死亡之海”撒哈拉大沙漠……期间奇遇不断,在一位炼金术士的指引下,他终于到达金字塔前,悟出了宝藏的真正所在。

上一篇:钱江晚报:朋友圈里的“心灵鸡汤”,华美下的陈腐 下一篇:心灵鸡汤:保险寓言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