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往事

2020-05-14 12:31 情感文章 51

  这次,我要把大家带到2007年的某一日,陪我回忆一下,那段无言的故事里。

  忆不起那段往事发生在那一天了。只匆匆的闪过某一个片段,就是我家刚买第一部电脑,可以上网之后,所发生的一件事。

  与TA相识缘于QQ。那时的我,开了两个QQ,那个晚上,突然有人加我其中不常用的QQ。于是,我第一次跟一个陌生人聊起QQ来。过后,我曾经问过TA,点解会加我,TA说,在茫茫Q名Q号里,猎到我,从此赖着我。问为什么中意彼此,答案,缘分吧,感觉吧。当时的我们原因很一致。

  TA很幽默,但有点忧郁,缺少了那么点自信,是个出来工作了一段时间的社会人士,年龄却比我大不了多少。而我,还只是一个在校学生。

  初次接触网络,初次用网络接触陌生人,对于这一切,有一种梦幻的感觉,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有一种说不错话的感觉,有一种似幻似真的感觉。让人猜不透,也摸不清的感觉。

  TA告诉我,曾经用歌声追求到TA的恋人。当我知道后,便一直都要TA唱给我i听,TA第一次唱了墨尔本的翡翠,接受我,还唱了不少认识不认识的歌。TA说,希望我能接受TA,所以最中意唱,接受我。但后来,TA说,不想再唱了,不想跟前一个用同样的方式追到。当时的我,很疯狂的迷恋上那首歌。

  TA总是说自己不好,说自己没有高学历,好工作,说我,毕竟也读过大学,即使,那只是大专学校。我很心疼,每次都要解析一大堆,开解一次又一次。

  TA常常让我觉得很开心,聊我们彼此周围所发生的事,很少触及家庭。但我们对彼此还是有一定的熟悉。我知道TA的家在那个镇,却从没有踏足过的,远远的地方。当时的我真的以为很远,远到我没办法想象。可是,后来我终于有机会到哪里之后,终于明白我们的距离并不算遥远。在同一个城市,不同城镇而已,坐车也不过3个钟左右。呵呵,可见当时的我有多愚笨了。站在TA的家乡,却感觉不到TA的存在了。

  我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因为对于它的意义我真的有点难受。然而,TA却能将我的名字,诠释得很美好,让我开心到,第二日返学都是笑的。还对着同学,傻傻地笑着说,我今天很开心,我不会计较你地所犯的错。TA陪我渡过了一年有一年的青葱岁月。

  当时的我们还是没有正式见过面,在网络上,却见过TA的样子。因为我家并没有安装视频,而那时的我也没有手机。有时,我们吵架的时候,总是TA低头;有时,TA会问,你不想见我吗?当时的TA指的是视频,然后,我会说,想啊!那么TA便会让我看看TA在网吧上网时的样子。因为TA在外面工作,很少回家的缘故,所以多数都上网吧。有时,TA打我家的小灵通,我会盖着棉被,压低着声音,天南地北地听TA聊,有时会插上几句。那样的日子,直到我毕业,到外地读书。

  那时的我们,应该被称为男女朋友吧!我也不太清楚彼此的关系。

  后来,我们吵过几次,离离合合过几次,但,这也是发生在电话里。我们仍然没有见过半次面。

  犹记得,当我读大一的时候,有次,TA又问我拿照片,当我说我手机功能不好,又没机会上网,很难上存给TA看,因此,我们又吵了。还记得,我同宿舍的朋友说要看TA的照片,那次我让TA发一张过来,TA也发了,呵呵,当时的TA还卑舍友说呢!那次真的很搞笑。好景不长,还记得那一次,吵得比较严重,TA问我,点解总是沉默不言,点解五讲野,点解。一大堆我数不清,也说不清。其实,那时的我,只是比较习惯TA说我听,比较将自己的感情默默无闻,像沉入大海般,让人察觉不到。当我不听TA的电话时,TA总会发来一条短信,一成不变的那句,这一刻,我竟然忘记了,那句话,但却模糊的记得,那句话的意思大概是,你再不听我电话,我就真的走了,但爱却在你离开后。害我,每次都会再听TA的电话。但那一次,已不再是听与不听了,TA说,只记得当时躲着被子里跟TA聊天的我,已经不记得现在不再躲着被下的我了。一切的感觉已经变了。从此,我们失去了联络,从此,我们不再是一对网恋男女。

  第二年,大二了,认识了不少校友,那一次,又跟一名陌生的校友,成为朋友,当时我们也经常聊天,却从没见过面。那时我就想,怎么都是跟网络里的人相识呢,后来的我,变成了不再加陌生人了。那个时候,TA突然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或许TA从没有消失过。有时,我们会断断续续的联系过一次半次吧。忆不起了。

  TA说,TA不知道何原因,删了我的QQ号码,现在又问我拿,问我介不介意,当朋友。我很疑惑,当时我的脑袋是不是当机了,让TA再来伤害自己多一次。

上一篇:人生若是如初见 下一篇:艳林,梦你在千丝流动的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