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一辈子的爱情左撇子

2020-05-14 13:32 情感文章 111

  隔壁办公室的女孩每次过来向设计室的一个工程师借橡皮擦时,同事们就调皮地唱起了《同桌的你》:“你总是向我借半块橡皮……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林洋是刚刚毕业来这家文化公司上班的,每每看到这样的生动画面,她有些黯然,五个月前她与大学的初恋男友分手了,四年的“同桌之爱”,也是在“总是很蓝的天空”下发生的。那时,他们无忧无虑,纯纯地爱,栀子花开,每一瓣都是爱,而且没有私心杂念地香着。可是,毕业前夕,他们有了矛盾与争执。妈妈要女儿回到福州,因为家乡关系多,以后事业拓展就比较有保障;男主角耿易男却要她留在北京,有家大网站早就想签了他……就这样,一时谁都说服不了谁,谁也都妥协不了,爱情的瓶颈第一次真正考验着两颗曾经单纯快乐的心。虽然他们后来都说,“我们不该是彼此的枷锁。”可转念一想,是不是彼此不够相爱,才没有谁能为谁放弃?他们开始情绪化地认为对方是找借口离开自己,毕业后的去向只是个漂亮的托词……

  误解易结不易解,不是说毕业就意味失恋吗?也许自己也逃不了这一宿命,在妈妈的强势主导下,林洋只好背起一袋袋的记忆,无限留恋地上了父母从千里之外开来接她的私家车。原来她的父母为了让女儿有“更坚定回家的心”,特地从福州轮流驾车进京,万里长征,她真的无法拒绝爸妈的良苦用心。

  其实,她祈望着在自己上车的那刻,看到男朋友飞奔过来,挡住她家的车,然后打动父母的铁石心肠,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前一天林洋在最后与他通话时,曾故意透露过这个情报的。她心里一直对自己说,只要男友再坚持一下他的坚持,她的坚持就可能全盘瓦解,可是,他太尊重她的坚持。

  不死心,摇下车窗再回头再看看,一路上都是提着行囊的逶迤的送别的人群,他们依依惜别,他们把手言情,可是,独独缺席一个他。那个教她正确发出性感卷舌音的北京男孩,那个喜欢在树下陪自己打羽毛球的男孩,特别是秋天的大树下,偶尔有落叶与羽球齐飞,刹那的干扰与犹豫,曾为他们的爱情平添了许多的情趣。

  而这次的“爱情干扰”不同秋天的落叶。“他家里很穷,穷的时候,最难判断一个男人的好坏,你看,陈世美就是个穷人出身的,在穷的时候,你看不出他的坏的……”这是妈妈一直坚持的理论,认为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最后都没有好结果,而敏感清贫的耿易男是不是也开始在意这一点?莫非是妈妈事前给了他什么压力?可是,看父母那样兴高采烈不辞劳苦地为自己打包行李、楼上楼下地小跑着,她又不忍心质问。就这样没有任何交代地走了,很狼狈,是爱情的逃兵还是伤兵,林洋自己也说不清楚。

  回想大一的下学期,那个春天,那个生日,林洋真的很幸福:先是接到妈妈通过邮局订送的鲜花与蛋糕,邮差刚刚走不到一分钟,同学耿易男就捧着鲜花进来了。“你怎么知道?”林洋满是惊喜。他笑着,答非所问:“生日快乐!”后来,他才告诉女友,自己暗恋她多时,却没有机会表达,后来他就研究她的电子邮箱上的四个数字“0411”,断定那一定是她的生日,就这样冒险买花送上来。“万一猜错了呢?”在一个月色朦胧的晚上,林洋嘴里咬着一根青草问他,他说:“我愿意冒这个险。我喜欢破釜沉舟的爱情。”那铮铮豪言犹在耳旁,那个父母下岗没有钱交学费的男孩为了给她买生日鲜花,居然偷偷地卖过一次血,可是,关键的时候为什么不出来挽留呢?他那所谓破釜沉舟的爱情呢?

  回家的路上,林洋的心里不断这样问着。越想越气,也渐渐“想通了”,于是,她换了发型,换了手机号,废了旧邮箱……立即上班,自我疗伤,后来就听到有同事唱“同桌的你”……可是,每当看到有人在木棉树下打羽毛球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痴心根本就没有把记忆的花草“埋”干净,更不用说“想通了”。她越来越想他,可是,如果自己不主动打电话给他的话,他是不知道自己新的电话的。她是个习惯被动而骄傲的女孩,她的成长路上,只有别人等她,没有见过自己找人的时候。现在,她有强烈愿望想改变这一角色定位,可是,又真的拿不出勇气。

上一篇:不曾牵手的爱情 下一篇:倒追的爱情不掉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