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殇年,一落花,一帘梦

2020-05-14 21:20 情感文章 131

  曾记得,执守于分离的那个渡口,谁也不许回头,就这样一直向前走,直到落日楼头,残雁孤鸣,蓦然回首,唯余孤守。岁月抹去了童稚,冲散了聚侯,此刻,你我只好做别,或近在咫尺,或天各一方。素衣胜雪,白了那些年的纯真;残红遍野,美了曾经的年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烟霭渺渺,朦胧了双眸,是谁,用青春谱写一曲华丽的孤奏,合欢未已,而离愁相继。

  独自凭栏,清风羁绊思绪,时间分开叨扰。一个人的路却忘了怎么继续,春去秋来,岁月几载,也许该停驻些许,也许该沉沦几分,可是我知道岁不我与,青春的列车已鸣笛,没有人会停歇脚步等你,奔波劳累,风尘仆仆,不考虑那里是终点,那里是路口。合起心绪,昂首向前哪怕风雨兼程,哪怕尘满客袍,我有一双翅膀,等待飞翔,所以不计较匆匆洪流中翩跹的落花,不计较遗失的童梦,我们都是飘絮身在其中,也身不由己。于茫茫人海中期盼未来,憧憬精彩,却不知道,未来,不来。我们虔诚甚至畏惧的面对未知,但也依然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为此甘愿赌上青春,最终,或满载而归,或潦倒一生,但毕竟是潇洒走了一回,路上我已努力过,拼搏过,而结局却不是我所能预料的,且从某种角度上说,结局是留给外人看的,我们在意的只是过程。悲也罢,乐也罢,喜也罢,苦也罢,我已有过,便不再后悔。也许贫瘠的土地上一时难以开出希望的花,但是时间的魔力会让一切虚实清楚,只要心中依然有花的种子,总有一天,身后便是繁花似海。

  繁芜落尽人散场,我在那一角徜徉,望你眉宇盛气如霜,难思量。青春的舞台,没有谢幕,自古至今,一幕幕剧,从不歇场。也许对你来说是倾其所有的付出,但在溅落历史画卷里却是漫不经心随手勾勒一笔,可有可无,无足轻重。时间不会给你停下来欣赏任何一个片场,换句话说,我们都是时间的奴隶,在实践的追赶里老了一生。马不停蹄的你,是否已经心力交瘁?舟车劳顿的你是否在浅吟胡不归去?生命是我们的,但我们却常常把生命的所有权交给了别人,任由外物支配自己,红尘一世,几人谈笑风生几人失意败北,重新审视,只不过南柯一梦,到头来,空惹一身尘埃。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但即使这样,仍然没有几个人敢停滞不前,因为没有人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对是错,当你老了,会不会后悔。所以可以说,人生其实是一把极大的赌注,赌资就是一生 的年华,我们,输不起。

  此刻月影人双,思绪万千,朦胧间,我似乎看见青春张扬的身影渐渐模糊,随之而来的是成年的稳重与成熟,竟隐隐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不得不承认自己活得太较真,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道岁月忘不掉的伤痕,因为太过美丽,因此总是在措手不及中慢慢失去,这是何等的悲哀!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棵有思想的芦苇,因为有了思想才有了坚韧,而我在想,若只是一颗单纯的芦苇,会不会活得更洒脱一些?没有了感情的庸扰,是不是活的更自在一些?若果真如此,我宁愿自己是一颗苇草,于春生,于秋亡,自始至终没有忧伤,也不顾及生命的多少,活一天,便快乐一天。

  是不是太珍惜,所以放不下,是不是太较真,所以难取舍,亦不敢知。

  谁,稍纵即逝,留我残月如割;谁,欲说还休,惹我一身尘埃。旧墨未干,新痕却染。湿了幽梦,美了流年。

  一殇年,一落花,一帘梦。

上一篇:爱情的列车出轨了 下一篇:爱你的人总是最后一个挂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