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只为自己而绽放

2020-05-15 05:06 情感文章 132

  [壹·蒲公英]

  最近一段时间写不出文字,暗夜里一个人孤独地遥望着别人的舞台。忽然发现所谓文字原来只是演员上台前的妆容,越精致越华丽好象越能体现其非同一般.想起某人前天指责我,又是床。你正背离文字的路。。浅笑,也许是我太过自恋,相比较起来我想我还是喜欢自己的.虽然没有别人的绚丽,只是平淡的述说.但是,因为很多的真实,感觉自己赋予了其生命.想来,并不是每一朵花儿,都因为别人欣赏的角度才决定要绽放怎样的姿态,我自知自己不是牡丹,也开不出它的华贵姿容,恬惜说我是一株悲伤的蒲公英,寂寞安静的飘荡在空中,漫天散落的飞絮是我的雨泪.无法停止的伤,无法停留的爱凄美而又苍凉.她说:若是重新来过,你是否还是要选择做一株蒲公英.只为自己而绽放,即使未能盛开便已凋谢,随风而去....

  [贰·若绽放]

  一直相信自己是一个决绝的女子,当内心真正坚定什么的时候,我可以不顾一切地坚持下去。哪怕代价是要放弃整个天堂.也会在所不惜.这种信念与任何人任何事无关!可是每当自己真的不想去做不是自己爱做的事情时候,即使别人再冷嘲热讽,再劝告游说也无济于事。当然,我相信有的人是出自于好意,我也有努力去改变,可是,看着面目全非的文字,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倒是激情和傲气在改变的过程中,反而被摧残得所剩无己。在真实的疼痛边缘反反复复,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里辗转徘徊,最终还是决定,若绽放只为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停止。所以我为蒲公英也许永远没有尽头的流浪找到了借口,其实,仅仅是自己想继续而已。绽放,或许也只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聊以安慰罢了。

  [叁·定妖娆]

  凌晨一点,窗外漆黑一片,这样的深夜又有多少人与自己一样,异常清醒地沉沦着,没有希望的等待着,最后,绝望地看着剧情落幕.离开的那个人永远也看不到留下的那个女子,眼角里闪烁的晶莹,伪装的笑颜里又是藏着怎样难以忍受的伤痛.早就知道的结局,预料到会有今天的存在,还是义无返顾的沦陷进你的温柔里, 听说,一个人如果在这时候仍然清醒着,那么她一定是寂寞或者绝望的。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很难找到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一个能理解自己的朋友,不管是现实还是网络...忽然,看到恬惜用手机登陆QQ发来消息。这么晚了她还没睡.我想至少她也是寂寞的,这个骄傲,悲情的女子.在今天夜里。很认真的跟我说了三遍:寒,有错字呢,改下.好笑,她平常不怎么认真看别人文字的人竟然一本正经帮我找错字来了。她说:寒,放弃吧,对方不珍惜,没必要让自己爱得太傻。看着她的话,我沉默,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告诉她,就算不放弃也由不得我了.恬惜,我什么都不说,你也不问.只是你曾答应过我,陪我跳这最后的一支舞。那么,今夜,就让我们妖娆起舞,好么?旋转,,旋转....忘了悲伤,忘了昨天,忘了爱过,忘了....

  [肆·遇见你]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只是出现在自己的意想中,我们向来习惯不相信事实的真相.我们相遇我们开始了一段情, 至于结局会怎样,早就已经注定了,是好是坏都无法改变我宁愿相信我的预言得到与失去都不是最好的,就让我们这样擦肩而过吧!再也没有说服自己的理由.也曾亲手描绘过属于自己的天空,但日记却是敲下的全是眼泪,不敢回忆...回忆里总是带点伤感,而心痛,始终是那么刻骨铭心.你我偶然的相遇,即使不是错误,我也只能看作命运的一个定数... .这样的流浪,这样的悲伤,这样的想念,也许永远没有尽头... 流着泪的她,为谁而放弃了整个天堂... .流浪的蒲公英,就这样越飞越远..离开你的视线,...她说,不再遗憾,我们爱过,我要的是爱的过程,就像开花,不是为了最后结出什么样的果实,而只在于那个让自己美丽与灿烂的绽放。

  [伍·是劫难]

  因为一开始,蒲公英就在风里长大,昂然伫立,或许,遇见你本就是她注定的一场劫难.这是她的命运,短暂的缘分...所以面对今天的分离,她显得意外的从容.这样妖冶的暗夜,她将自己的悲伤隐藏.彼岸的花火,沁透灵魂的静寂.夜幕散尽,繁华依旧,爱恨一场,破碎虚空,无言的敲打,想着她的心事若不是用心看她字的人,一般只感觉到她有些悲观,对未来没什么期望,只像是活在对往事的某种追忆里,有种曾经沧海的感觉,像是经历了太多人事心早已疲惫不堪。其实,她更觉得自己像是已经抵达了一个终点,后面跟着一个极其冰冷的句号,抑或是以后的部分用几个小点就能省略掉,没有未来的蒲公英,风中不知疲惫的飘荡.这本该就是她的劫难!他遇见她时,先进了她的空间,读了她的文字.那些悲惨、痛苦抑或伤心的故事被她描绘的淋漓尽致,仿佛是经历过才有的感觉,他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奇,也或是同情或许是怜惜的情愫,他就一心想认识她,甚至于生出了想要拯救她的心思与欲望。其实他错了,他和她的相遇,本就是一场注定的劫难 !

  [六·未盛开]

上一篇:想你,却已经与你无关 下一篇:三观正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