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默默陪伴

2020-05-15 15:37 情感文章 97

  心羽离婚了,曾经千山万水的辗转,最终还是归为尘土,书上说越是有灵性的女人,注定为爱受的苦越多。多少个回合下来,要么磨去了灵性,心衰败了,要么人性剔透了,心凌厉了,却从伤痛中吸取甜蜜和真理。

  我是一个每天在网上生活的人,喜欢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文章,每天在论坛上看一些别人发的帖子,偶尔也写一些回帖。因为有过一次失败的网恋,所以我对这个世界没抱有任何幻想,每次挂上QQ看着认识不认识的人,心里在想有几个是真实的,不相信网络,却为了打发那段无聊的时光,不停的闲聊,聊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来来去去的这些对于我都是空虚。

  心羽五年前和认识了不到两个月的男孩结了婚,因为她爱的人娶了别人。结婚一年有了宝贝女儿冉冉,很可爱的小女孩。离婚时心羽什么也没有要,就带走了女儿。

  我和心羽在一年参加工作的,我是学医的,心羽是药房的,两个人无话不说,别人说我们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却情同姐妹。

  在论坛混得久了,我们什么都说,包括我那次短命的网恋,跟他们在一起我很开心,会暂时忘了自己的伤痛,有时也有人想着见面,我就保持沉默,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网上恋的人我都没有见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学医,填志愿时没有人问过我喜欢吗?稀里糊涂的学了四年,还好我比较用功,顺利毕业。参加工作后才知道自己不喜欢。第一次参加手术,是剖腹产,让我上台我真的害怕,老师说做医生的要心细胆大,我天生胆子小。在学校看到的和现实一点都不一样,我给自己打气,可最后的最后,我和主刀的老师说我不敢,老师带着眼镜拿眼睛狠狠的瞪着我说,不行,那架势我估计要不是手是无菌的,非的凑我。我说不行,我害怕,你要是让我上我就哭,老师说那你就哭吧!她以为我不会的,有那么多人,可我一看见产妇躺在那里,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我放声大哭,可想而知我被人请出了手术室。每次心羽都会拿这件事笑我。

  认识他是一个偶尔的机会,是在一个很“热闹”的地方,当时写完一篇小文章,没事就去了一个很热门的聊天室心想看看也无所谓。突然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这个人的网名听起来很温暖,而且还亲热的和我打招呼,好像认识似的,我看了他的空间,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告诉他和我聊天什么也别问我,我是不会说的,说也是假的,他马上答应了,他特殊的坦率,真正的吸引了我。

  我们聊的很好,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要走了,他说很高兴认识我,我好像也觉的是很熟悉的老朋友一样,他说以后有时间还想和我聊,加好友吧!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加了他。

  心羽离婚以后,我们常常在一起吃住,她的女儿冉冉放在姥姥家,白天去幼儿园。为了忘记各自的伤痛,我们去吃饭,去足疗,去唱歌,总之每天很开心。所有的郁闷,都被丢在子夜的风中。

  走到一幢居民楼下的时候,很晚很晚了。心羽突然站住,对着楼上大叫:“老王,怎么还不下来,我等你哪。”然后我们撒腿就跑,感觉无数个窗口探出来,张望着。不用看就知道全是女人的脑袋。我和心羽跑着笑着,直到累得、笑得腰直不起来才停下。

  我喜欢听歌,如果工作累了,写文章时间长了,我会听着歌睡着,心羽说我走火入魔了,

  那天心羽去看女儿了,我无聊的挂上QQ看见那么多的朋友在线,很久没有聊天了,同时开了好几个窗口,手在键盘上不停的忙着。说着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无意中看见有人找我,点开了,是那天在聊天室认识的人,只说了声你好,就有好听的音乐飘出来,对我来讲,这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事情。慢慢地开始跟他聊天,不知为什么我最不愿意和别人说的网恋却如数家珍的都和他说了,他放得歌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我恍惚觉的我每天假装无所谓骗自己已经忘了,可是在他面前我所有的伤都历历在目。

  那段时间我很忙,要考级,工作也很累,每天都要半夜一两点才睡,一天下来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家听歌。我没有想过会发生意外,心羽很长时间没有来了。我想死丫头又自己跑去疯了。生活对于我平淡似水,有时间就写我的锦绣文章,那时我在另一个网站又注册了,第一篇就写了我和他认识的过程。他帮助我忘了过去的感动。结果到了下午发表了,很好。

  心羽现在很忙,认识了个男人,每天忙的电话都不打,更难得见到她,重色轻友的家伙。

上一篇:爱在暮色中飘零 下一篇:你的世界已没有我的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