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那一抹云烟

2020-05-15 16:39 情感文章 109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抹云烟,无论世事如何变幻,你定会在我生命的空中飘飘荡荡,伴我直到生命的终结。

  在懵懂的幼年,你常常小心地围着我转。偌大的院子里,有一大群儿时的伙伴,可你,只陪我一个人过家家;外婆家的小河,游鱼细石,清澈见底,你只为我一个人捞小鱼抓螃蟹。在你的呵护下,我任性而又霸道,成了伙伴们中的女霸王。你说女霸王就女霸王,谁还怕谁不成。没人玩,我们自己玩。于是,我们一起开心一起哭,每当夜深人静,你要回家,尽管我很爽快地同你挥手再见,可在我那时的梦里,却常常担心第二天见不着你。

  时光尽管带走我诸多青春里的喜怒哀乐,却带不走你曾在我梦中的场景。

  你手把手教我捏造的小泥人,至今还栩栩如生;你呵着热气对着我的耳朵说“我是你新娘”的话语,至今还记忆犹新;还有那个用青枝绿叶和小花打造的新房,无一不丰富了我童年的生活与梦想。偶尔,我也生些小病,诸如大热天中暑时肚子痛,运动过度时头昏眼花,还有因经常挑食而营养不良时的有气无力,常常让你忧心忡忡。

  你是夏天的孩子,你最喜欢夏天,夏天也常常活跃着你天真的身影。因为到了夏天,你就能听到知了自由的歌声,寻找到知了扒在树枝间的身影;你可以爬上树枝为我摘来各种新鲜的果子,还可以到地里挖出各种植物甜蜜的根;你还能去河里打水仗、学游泳,你甚至还可以带我去大池塘摘莲蓬、捞水葫芦……可是,你又怕那暑天里,稍不留意,多玩一会,我就会生病。你还担心呆久了,我突然起身时,会昏倒水中;你更害怕,我突然呕吐,而且软得像一团棉花……

  也许我受到太多的宠爱,以至身体过于娇贵。正因如此,你和我的家人一样,对我更加宠爱。以至我越来越刁蛮,越来越任性。

  记得渐渐长大时,我们都进了不同的大学。虽相隔不远,但毕竟不在同一所学校。成为大学生的你,却撇开众多爱慕你的女生,一如既往地关心我,呵护我。你说,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挂念我,担心我。特别是不在我身边时,你没有一刻为我忧虑,为我担心的。

  可你知道,调皮的我,从来都是不守成规的,也从没把你儿时的耳语当一回事儿。我的身体虽仍旧很娇贵、很虚弱,可因为长得清秀,同学们赐予我以“西施”的称号,我也很乐意地笑纳了。即是西施,仰慕者自然不少的,不想你也偶尔来凑热闹。我的男粉丝们都恨透了你,我的女粉丝们都爱极了你;我呢,对你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却也并不冷漠。你却依然故我,不离不弃。

  有一次,你说我再也不能这么放任了,要和我好好谈谈。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像一个骄傲的公主,冷漠地反问:“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仍耐心地告诉我:你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

  我对“青梅竹马”四个字非常敏感且特别反感,很认真地提醒你,那不过是儿时的游戏,算不得是终身承诺或者不变的誓言,再说我也并没有把你儿时“你是我新娘”的话当一回事儿。我劝你还是及早醒悟,好好收获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宝贵的青春。

  也许你当时气极了吧。你一言不发,转身离去。你那时的背影很坚决,转身时,也没有半点迟疑和犹豫。

  我想像那时的你,一定会伤透了心;否则,你也不会那么快地离去。

  时间,像一位慈祥的老人,留下了生命中少之又少的快乐,而将生命里那许多不快剔除。很快,我们忘记了彼此造成的不快。联系上了,你仍旧那么心平气和。

  你还记着我羸弱的身体,我也还记着你即将进行的考研。你叫我不要太劳碌,要注意休息,要活得长长久久;我交待你不要太劳神,不要太费心,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

  后来,你考到了遥远的北方,我却仍旧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相隔虽那么遥远,心却永远如此贴近。是不是万丈红尘中,相互怜惜的男生和女生都会如此?虽然不是每一个白天和黑夜,都相互思念;也并不是每一个白天和黑夜都互通信息和有无。然而,只要偶有风吹草动,我们就会主动联系对方。而这最便利最快捷的信息源只是博客,博客里的贴图或文字,微博中的只言片语……

  百度也是最辽阔的信息网。

  只要在百度中输入你的名字,所有的信息就会自动呈现于我面前。而我的信息却没有那么灵便,因为名字太普通,太大众化,所以你只能通过查找我的笔名,来得到较为可靠的信息。我们没有绯闻,更没有人恶搞,大多的信息都是真实的,所以不用担心哪个环节出错。

上一篇:那个冬天有你 下一篇:美丽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