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故事会:一块手表

2021-09-14 21:31 情感文章 155

赤峰故事会:一块手表


碾道里,老草驴拉着碾子,彩凤瞅了瞅手表,碾道北墙的风口探进一个脑袋,几点?这一声吓得彩凤贫血,好半天才上来血压,你属狗啊,偷下口。那人啪嚓打着打火机,那块手表你还留着?留着,看个点啥的。你说当时我给你买你死活不要,要他的,他这一走,你这只有看看手表了。彩凤操起笤帚要打那个脑袋,那人缩回去,凤啊,我的门一直为你留着。彩凤忽地抓把土攘了出去。她把手表向上撸了撸,她不由得想起了崔博。那一年村子里来了打井队,崔博就是打井队的技术员,他会吹口琴,每天清晨都到小树林去吹,那时、彩凤刚刚高中毕业,呆在家里想着前程,总是在睡梦里听到口琴声,醒来那口琴声依然在耳畔,她很好奇,干脆寻音去看个究竟,

赤峰故事会:一块手表


当她来到小树林,一个白嫩的书生正在出神入化的吹着口琴,他细高个子,一头乌黑的短发,两只细长的手抓着口琴,犹如一尊帅气的雕像,不由得彩凤轻轻鼓掌,他没有被干扰,而是吹完一曲,侧侧头,你懂?好听。他的眼睛放电也在放肆,直盯着彩凤的脸蛋,你还是懂,知音。他走过来,把彩凤揽入怀,你可真美!他一抬左手,右手撸下手表给彩凤戴上,留个念想。猛地,树上出溜下一个人,彩凤,我给你买的你咋不戴?彩凤搂住崔博的脖子,我这一生只戴这块手表。三个月后,打井队撤离,彩凤跟着崔博走了,五年后,村里人看见彩凤一个人回来,戴着那块手表,打井队解散了,崔博考上了音乐学院,再往后的事彩凤就封存在心里,村里人说,她嫁给了手表。

赤峰故事会:一块手表

上一篇:情感故事:想让男人离不开你,你要学会“索取” 下一篇:赤峰故事会: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