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才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最近大家都在刷热剧《都挺好》,剧中苏明玉,因为是一个女孩,所以从小就一直不被待见:

哥哥们早餐是火腿加鸡蛋,她却是一碗泡饭;

哥哥们不是果汁就是牛奶,她却是总是一杯白开水;

家务活儿都是她干,住的房间还被卖了去给哥哥买婚房;

明明高考成绩很好,却被母亲改成师范,因为可以不用掏学费。

她的人生轨迹是一直被伤害,却也一直没有被击垮,反而更加积极努力去生活,并且最终按照自己的想法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不仅如此,更多的还是来自家人的心灵伤害:

“你是个女孩儿,怎么能和你哥哥比?”

“我们只负责到18岁,你是个女孩要嫁人的,父母不图你养老。”

“你出点臭钱怎么了?”

这个家除了伤害,还给了她什么?如果我们也遭遇她这样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

《都挺好》苏明玉:原生家庭虽糟糕,我们并不会完蛋(深度解析)

有人说,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他的宿命。

生活中,太多太多人被原生家庭伤害过,有很多人虽然后来离开了家,但却深陷于原生家庭的伤害与痛苦中无法自救,也有的人如苏明玉一样,努力去挣扎,去摆脱,并最终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轨道,成为了更好的自己,虽然这个过程他历经了数不清的痛苦。

不止苏明玉,很多人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原生家庭虽然可能很糟糕,但我们不一定就会完蛋,绝不!孩子无法选择父母,却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

卡夫卡是奥地利的著名作家。他的《变形记》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后来,由此著作衍生出的绘本《卡夫卡变形记》也很受孩子们欢迎。

那么,写出这般了不起作品的卡夫卡,他又有着怎样的家庭呢?

《都挺好》苏明玉:原生家庭虽糟糕,我们并不会完蛋(深度解析)

他有一个暴君式的父亲,认为家长拥有对孩子的绝对权威,并且时时刻刻鄙视着自己孩子的脆弱无能。

他要求孩子们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行事。对于卡夫卡的写作事业,他一向嗤之以鼻。对于卡夫卡挑选的朋友,甚至爱人,父亲也一概看不上。

后来,卡夫卡曾给他的父亲写过一封将近一百页的信,但他却始终没有将信寄出。在这封信里面,他描述了他在童年所受的创伤:他无比倾慕他那强势的,几乎决定一切的,并且每件事都能做出正确决定的父亲,同时他也憎恨着他的父亲。

我最近重温了他的这封信——《致父亲》,信中卡夫卡将自己对父亲的感受和盘托出:

最亲爱的父亲:

你最近曾问我,我为什么说怕你。一如既往,我无言以对,这既是由于我怕你,也是因为要阐明我种畏惧,就得细数诸多琐事,我一下子根本说不全。……

总结一下你对我的评价,可以看出,你虽然没有直说我品行不端或心术不正(我的最后一次结婚打算可能是例外),但你指责我冷漠、疏远、忘恩负义,你这般指责我,仿佛这都是我的错,只要我洗心革面,事情就会大有改观,而你没有丝毫过错,即使有,也是错在对我太好了。

你的这一套描述我认为只有一点是正确的,即我也认为,我俩的疏远完全不是你的错。可这也完全不是我的错。……父亲,我总体上从未怀疑过你都是为我好……但我们之间有点不对头,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你也有份……

一天夜里,我老是哭哭啼啼地要水,绝对不是因为口渴,大概既是为了怄气,也是想解闷儿。你严厉警告了我好几次都没能奏效,于是,你一把将我拽出被窝,拎到阳台上,让我就穿着睡衣,面向关着的门,一个人在那儿站了一会儿。

我并不是说这样做不对,当时为了让我安静下来,可能确实别无他法,我不过是想借这件事说明你的教育方法以及它对我的影响。从这以后,我确实变乖了,可我心里有了创伤。

要水喝这个举动虽然毫无意义,在我看来却也是理所当然的,然而是被拎出去,我无比惊骇,按自己的天性始终想不通这两者的关联。那之后好几年,这种想象老折磨着我,我总觉得,这个巨人,我的父亲,终极法庭,会无缘无故地走来,半夜三更一把将我拽出被窝,拎到阳台上,在他面前我就是这么渺小。

……

信里的措辞很委婉,但却字字血泪。

一个成年人遇到不公,尚且可以通过表达、通过求助、通过远离、或者通过法律申诉的方式去保护自己。

一个孩子,他们则无法选择父母。遇到糟糕的情况,他们更无法选择离开父母。而且,越是不被父母关注,内心越是有着被抛弃的忧虑,孩子就越依恋父母。

恐惧会增加孩子依恋的需要。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他没有别的选择,只会更努力地去抓紧那一根救命稻草。

《都挺好》苏明玉:原生家庭虽糟糕,我们并不会完蛋(深度解析)

孩子无法选择父母。

上一篇:离婚十年,再次见到前妻,她告诉我:真正的好丈夫,应该对自己狠 下一篇:一颗心走向狂澜之旅,迈上忧伤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