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史】尽瘁为空军,报国把志伸

2019-11-09 01:32 散文诗歌 102

20世纪30年代,走进位于杭州的笕桥航空学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名为“精神堡垒”的校园铭石。黑白老照片上还能清楚地看见这座精神堡垒上的铭文:“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的兵舰阵地同归于尽!”全世界没有第二所航空学校会有这样的标语。在不久的未来,一批又一批的学员将从这里走出,穿上飞行服驾机翱翔于蓝天。在那场惨烈的卫国战争中,他们升空与侵略者搏斗,以碧血捍卫中国的领空。据战后国民政府编印的《空军忠烈录》统计,整个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国飞行员,平均年龄仅有23岁,而这些陨落的空中骑士中,有四位来自贵州这片土地,他们分别是:全正熹、晏文庄、李仲武和李岳龙。

蓝天记得全正熹

抗日殉国的四位黔籍空军勇士中,全正熹是留下资料最多的一位。1912年11月7日,全正熹生于贵州省荔波县,民国年间的荔波地处荒僻,苗瑶杂居,文化闭塞,居民还处于老死不相往来的时代。空军是当时最现代化的兵种之一,能到杭州笕桥军校就读的学员也多是中原、江浙地区的中产青年,故而在空军中,黔籍飞行员的比例相当少。全正熹生长于边远之地,却矢志报国,1931年,19岁的他远赴杭州求学,并顺利考入中央航空学校,这种情况即使在整个西南地区也是凤毛麟角。

【专题文史】尽瘁为空军,报国把志伸

全正熹

全正熹是中央航空学校第二期航空班的学生,这个班一共48人。全正熹的同班同学中,有两个人非常著名,他们是位列抗战前期中国空军四大天王的刘粹刚与李桂丹。从毕业到1945年抗战胜利,这个班先后有18人殉职,死亡率高达37.5%。与早期的许多航校学生一样,全正熹毕业后留在航校担任飞行教官,培养下一届学员。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时,全正熹正担任空军第二大队第十四中队队长,他与战友们都是抱着抗日御侮之心从军的,听闻北平战事爆发,无不期盼早日驾机御敌。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上海也卷入战火之中。如同五年前“一·二八事变”时一样,日本海军航空队派出战机肆虐在中国领空,但在8月14日这天,日本海航的战机遭遇了中国空军的迎头痛击,在“空军战神”高志航的带领下,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创下3∶0的辉煌战绩(当时中方宣传为6∶0,不过当日中方也有一位飞行员因事故殉国)。8月15日又再一次给日军重创。会战期间,全正熹所在的第二大队转战津浦、津沽及淞沪各地上空,对日军阵地、仓库、兵舰等地进行空袭,身为第十四中队队长的全正熹经常领队出击,冒着敌人猛烈炮火及驱逐舰的威胁,低飞轰炸。尽管没有详细资料记载全正熹的个人战果,但国民政府的官方资料中用了“战果辉煌”四个字形容第二大队在淞沪会战中的表现。

【专题文史】尽瘁为空军,报国把志伸

笕桥中央航校学员和“精神堡垒“铭文

1937年10月12日,第二大队受命出击天津大沽口等地的日军码头及运输舰,这一天由副大队长孙桐岗领队,率领诺机六架自南京起飞。然而飞机起飞后还未抵达目的地就出现了事故,孙桐岗所驾驶的飞机螺旋桨突然脱落,无法正常飞行,只得让飞机飘行降落,最后在沧州附近着陆。副大队长的事故使出击的其他诺机陷入群龙无首之境,在此情况下,全正熹当机立断,驾驶九〇二号机领队继续前进,终于飞抵塘沽码头上空,紧接着便是对敌人码头阵地的一通狂轰滥炸,顺利完成任务。4天后的10月16日,全正熹再创新的战绩,这一天他率领诺机5架自南京起飞,出击上海高尔夫机场,飞临机场时,全正熹发现有数十架日机停泊在机场东面,而此时日军防空火炮及探照灯二十余具皆指向我军飞机,情况危急万分。千钧一发之际,全正熹再次表现出空中骑士的勇敢,他与队友们不顾危险,对准地面的日机俯冲投弹,“炸毁敌机数十架”。这次任务成功仅隔两日,10月18日,全正熹又率诺机三架,自南京起飞,对上海浏河口的日军运输舰及驱逐舰进行攻击,投弹多枚,全数爆发,敌运输舰两艘被炸中燃烧。

遗憾的是,取得三连胜之后,厄运也很快找上了全正熹。1937年10月24日,全正熹在江宁板桥镇上空殉国。关于烈士牺牲的过程,不少资料中都有提及全正熹驾机与日机对撞而牺牲的说法,不过从日军陆航、海航的档案来看,当天并无人阵亡,因此这种说法并不十分可靠。相对而言,《空军忠烈录》中的记载更为可信,即“24日,烈士与队员游云章自山东济宁驾修竣之诺机九〇二号飞回南京。11时30分,抵江宁板桥镇上空,遇敌机空袭,因陆空联络欠佳,遭敌机五架围攻,飞机中弹,坠敌殉职”。

全正熹牺牲时军衔为空军中尉,后追赠上尉,享年25岁。

一门忠烈晏文庄

上一篇:大清朝一位魔术大咖的成长养成之路,乾隆甘愿当托 下一篇:花剌子模王子扎兰丁的复国运动与绰儿马罕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