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散文名家简媜:“厦门之美,宛在水中央”

2020-05-14 19:33 散文诗歌 113

台湾散文名家简媜:“厦门之美,宛在水中央”

  厦门网讯 (厦门日报记者 杜晓蕾)她说,文学与人生像白头偕老的恋人;她说,散文是一个声音呼唤另一个声音――她是简媜,被认为是“台湾最无争议的实力派女作家”。

  简媜年少成名,在第一部作品《水问》里尽情书写青春,三十年后,在白发之年献上写作生涯的纪念之作,书名《我为你洒下月光》,写爱情和人性,诗意而温柔。读她的文字,可以体会一种简单的美,如看一路山水,参一路禅意,想一路心事,没有浓墨重彩,却饱含真善美。

  这位见证了几代人青春与爱情的散文名家,近日来到海沧大摩纸的时代书店,受到厦门读者的热烈欢迎。读者中有银发老人,也有青春少女,很多人专程远道赶来,挤在人群中,站着听完她的新书分享会,带着满腔感动与领悟,为她鼓掌。

  谈厦门 来这里如同在台湾 既亲近又自在

  分享会一开始,简媜感慨地说起自己对厦门的情感:十五年前,她第一次来厦门,曾走过一些还未完全开发的地方,觉得和她从小生长的宜兰老家一样,有一种朴素的乡野之美;这次她走过上海、苏州,再来到厦门,发现那些地方焕然一新,却又别具特色,感到十分惊喜,而厦门四面环海、湿润的气候、熟悉的方言,让她仿佛置身于台湾,既亲近又自在。她吟诵了《诗经》里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形容厦门之美。

  在与一位曾到台湾交换学习的年轻学生的交流中,她回忆起自己在台湾大学就读时的岁月,诚恳邀请更多厦门学子到她的母校学习,和她一起走过文学院前的椰林大道,到图书馆读书。

  谈新书来源于真实故事 充满古典浪漫主义

  从24岁时出版的第一部作品《水问》开始,简媜的中国古典主义情怀,就一直贯穿于她散文中的思想和文学表现手法。新书《我为你洒下月光》里由信件串起的爱情故事,来源于真实的人与事,充满了怀旧与古典浪漫主义。她说,对她们这一代而言,写信是非常重要的技艺,保存情谊、见证青春。一封信,能看出人的字迹、文采、思想,也是时代的见证。她决意用这种“不受时潮欢迎”的书写方式,将爱情封存,同时告别她的二十世纪。

  从《水问》写青春,到《女儿红》写女性、《红婴仔》写初生,在《我为你洒下月光》中,诗、散文、小说都用上,建构出真实与虚拟交错的世界,书写的是一段逝去的爱情,探讨的是人的情感和理性。在简媜看来,月光在书中是一个暗喻,每个人都是发光体,只是发什么光,因人而异。

  简媜说,这本书写作的过程很特殊,“这样的书,一生只能写一本”。因为从来没有一本书像它一样,在写作的过程当中引发她的内心风暴。她几度挣扎在写与不写之间。在2013年岁末,开始做准备工作时,她踏入记忆与文字堆积成的废墟,流连、缅怀却又不忍卒读,在住家对面小丘栾树下翻读手札,重新被那些文字触动,起了不忍毁弃之心,于是决定将这个故事写下来。因为灿烂的青春,对文字与文学的迷恋,以及对爱情的追求,都是人生当中最美好的事情。

  谈写信有温度的信件 展现人的高度和深度

  简媜说,在这本新书中,两个年轻人之间通过信件传递情感和对世界的看法,对文学的热爱。在她年轻的时候,朋友之间的交流主要是透过文字、信件,现在虽然是网络时代,但在她心里,手写的文字具有一种特别的文化气息和书香氛围。她说,文字是有温度的,“尤其是中国文字这么优美,每一个字饱含着形音意三个完整的内涵,当你手写一个字,尤其写对方名字的时候,你是从内心深处涌动一股温柔要跟他对话的,和用键盘敲打出来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在简媜看来,写信,不是拿笔写下一个中国字那么简单,它背后呈现的,是一个人的深度、高度以及广度,这是她在这个时代的追求。为此,她认为,如果在使用新的科技产品之余,年轻一代还可以恢复对文字的情感的话,在文学或文化传承方面,就都是有帮助的。

台湾散文名家简媜:“厦门之美,宛在水中央”

  >>作家名片

  简媜,台湾著名女作家。1961年生于宜兰,台大中文系毕业,曾获吴鲁芹散文奖、时报文学奖等。著有散文集《红婴仔》《水问》《只缘身在此山中》《月娘照眠床》《私房书》《下午茶》《梦游书》《胭脂盆地》《女儿红》《顽童小番茄》等十余种。

台湾散文名家简媜:“厦门之美,宛在水中央”

台湾散文名家简媜:“厦门之美,宛在水中央”

  >>简媜荐书

上一篇:文化名家畅谈阅读的意义 下一篇:名家眼中的扬州:与天很近 与地很近 与人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