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我的家族史 2800字】范文118

2022-06-23 17:18 散文诗歌 167

发表于:2022.6.17来自:字数:2895 手机看范文

我的家族史

尽管我们几兄弟一直在人面前吹嘘咱老杨家是北宋杨家将的直系后裔,但其实我们这支族群的具体渊源已经不可考了,大概说来自我太爷那辈起定居在扬州的高邮,历史不长却也不算短。

千年古驿高邮地处苏北里下河地区,京杭大运河贯穿全市南北,肥沃的土地,浩淼的高邮湖供养了高邮人的衣食住行。独特的邮文化更是为她赢得了“华夏一邮邑,神州无同类”的美誉,自古高邮人文荟萃,名家辈出,这里有婉约派词宗秦观,训诂学家王念孙,王引之父子,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汪曾祺等等大家。即便是到了近代因为各种天灾人祸,高邮小城无可挽回地衰弱了,但注重学习,崇尚文化的氛围却一直没有淡化,我的太爷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成长起来的。 全国第六大淡水湖——高邮湖将小城分成两部分,主城区在湖东,湖西则较为荒僻,生活的多是辛苦劳作的渔民,太爷的家就安在这里。识些字的太爷本是位算命先生,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诳人的,兼之给人家起名,写信写对联什么的,家境颇丰。太爷虽然也有跑江湖人共有的狡诈和虚伪,但他只是将这些作为谋生的手段,平时为人处世还算守本分的,又顶着文人的帽子,所以在乡间口碑很好。

然而在那个时代,似乎平民百姓都逃不了命运的磨难。因为一起土地纠纷,太爷与同村的一个曹姓地主打上了官司,而拥有后台的曹家最终获胜了。这件事给了太爷巨大的打击,因为不仅失去了一笔可观的财富,支撑他生活的某种信念也崩塌了。尽管太爷也会做些格调不高的事,但那是为了让家里人过得好点,只能算是小市民的钻营。

他一生小心谨慎,信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朴素道理,然而这次老天却跟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回家后太爷就一病不起,不久撒手西去了。

太爷死后留下了三子二女,命运都很多舛。二儿子年纪小个性强,一气之下烧了曹家的草垛,被送出去放牛避祸,但因为年纪实在是小,又不幸被牛顶死了。最小的女儿因为患病以致双目失明,整日担惊受怕,最后沦落到躲在邻居家床板下度日。(那时候太奶奶也去世了,他们实际上已经是孤儿了。)现在我终于知道每年清明时没有坟只能烧纸钱祭奠的“瞎姑奶奶”就是她了。大女儿不知什么原因离家去上海做了保姆,后来便在那安了家。今年暑假爸爸还带我去看望了她,人能走动,说话也利索,就是耳朵背得厉害。大姑奶奶拉着爸爸的手不住地说,我不怪你们,不怪你们······于是我在一旁就想,那真的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年代。

不清楚是民国多少年了,运河决堤,高邮湖水位暴涨淹没了沙洲和低地,湖西一片汪洋,百姓流离失所。太爷的长子也就是我的爷爷带着四弟辗转流浪,最后来到了湖东一个叫做南北河的小村。顾名思义,这里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大河流过,当时人烟稀少却很幸运地逃过了洪灾。理所当然的,爷爷担起家长的责任,开始复兴家族的艰辛过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爷爷很自然地靠捕鱼摸虾养活了兄弟俩,盖起几间土坯房,也算重新有个家了。大概是因为幼时经历的关系,爷爷很有些叛逆孤独的味道,对生产队里的事情没有半点兴趣,挣不

到工分也不在乎,情愿整天泡在河里对付他的鱼虾。待人也冷漠,说不上话,由此可见他当时在村里的边缘化地位了。幸好这时候奶奶来到杨家,巧的是奶奶也姓杨,两个人从此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养育了两男两女,去世的日子差了不到一个月。

四个孩子里我爸是最小的,出生时爷爷已经四十多了,所以很是宠爱这个“细幺子”。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到我父亲十多岁时爷爷奶奶便去世了。而我的大伯呢在外面当兵,家境好地位高,但长年离家也照顾不上父亲,大伯的妻子有些旧时女子的通病——自私刻薄,根本不管她的小叔子,两个姐姐又都已嫁人,所以少年时期我爸一个人吃了不少苦。本来他读书很好的,初中毕业考了全镇第二名,只是家里突遭变故,不得不转学手艺养活自己了。爸爸每每想起这段往事都是叹息不已,而我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也渐渐明白这种命运的无常和个人的渺小了。

大伯后来患上了癌症,退伍回家,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一个曾经那么英姿飒爽的军人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堪。我上小学有次拿张奖状回来,爸爸马上叫我去给大伯看看高兴高兴,我至今还记得病床上的大伯那张苍白的笑脸,凄凉又欣慰。大伯死后留下了一男一女,大妈自此也逐渐改变了性格,现在对我可好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上一篇:爱人之间的甜言蜜语 下一篇:《团购: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第三辑7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