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的无政府主义
  
  痛苦是否是消耗夜的奢侈物品吧
  我习惯了
  习惯查阅一下当天事情
  报纸刊登的失踪人群与墓碑人姓名。
  
  嗨,今夜,我是幸福的存活人呢
  还坐在老式旧藤椅上
  面向窗外小树林;思考天空寂寥,
  有几片黑云卑鄙掳掠玷污月光明洁。
  
  我又生出了踌躇不安夜风的痛症
  藤椅奇怪头脑
  扎着绷带,有鲜血灌入失踪地址
  那儿有一寸
  失去姓氏土地,标注不再清晰地图。
  
  夜灯昏沉,飘过臭味
  扔进垃圾箱的事物。仔细了痛苦呻吟。
  对面小树林
  正无政府主义高歌,我们在黑色生存。
  
  我习惯了
  夜风沉沉,我的灯光身影悬吊在探头
  而入的墙壁黑兽怪枝
  看到灯灭时,我也将会随夜色失踪消逝。
  
  失踪么?
  痛苦的地址会是消耗夜的奢侈物品吧。

上一篇:映日荷花别样红 下一篇:趟过岁月的河流(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