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黄昏,忘情一人,浅踏树间草丛,落日余晖辉渗入心空,点点风月,驻足凝望。思绪中的画面轻盈,活灵活现……

雁过长天,风影呼啸,苍茫萧瑟;天高地阔,犹有鸟鸣啁啾,松涛呼啸,兼有野花、泥土、树木、青草之香芬陶然熏面。神秘的画面在脑际忽隐忽现,原来这一切只是梦境罢了。

曾记否,逝水流年,如怨如慕,如诗如歌,如泣如诉。忆时昨日旧梦数然在目,往昔一切摇曳心尖,阵阵上愁,无处躲藏。瞬间,灵魂被掏空。席间,几片阑语风绪飘然而至,将思念涂抹心田,情意牵绊,悱恻缠绵,久久挥之不去。

登临送目,流金岁月,拥挤文潮,叶落无痕。时间的暗沙,生命的礁石,悄然勾勒出一幅怪异嶙峋的画卷,在那堆拥挤着的象形文字里,错落有致地攒积着陈年旧事,似一幅画,似一坛老酒,似一首老歌,依稀缥缈,依稀缭绕,翘首迷人,耐人寻味!

曾记否,惦念的如花岁月,憧憬的如诗韶华。如今,触摸着如歌情怀,那时年少轻狂的我,在爱似狂潮之中的那一层浅浅的情婪之中,掀起那神秘斑斓的爱情之花,绚丽多姿、妖娆迷艳,叫人久久不能平静。那个情节之中美丽的写作女人,她用爱心、智慧、灵魂将纯洁的爱情、斑斓的生活、隐秘的心灵世界编织成美好的梦境,同样在丰富着你我情感文学的血和肉。这怎能不叫人亲慕,怎能不叫人遐想,甚至联想着你我间生命完美的杰作!

临溪照水,月落松间,浮沉岁月,淌满指间。木然挥手,四野苍穹,心事幽幽,点点滴滴那般情。倏地,坠入时光隧道,已然忘却昨夜夜静花寒,阑语风绪,独身一人揽一壶好酒,挥霍感情,浅酌风月。那一夜,风吹散了心情,数落了满地的伤心,深邃眼眸,长短句的离殇,寸寸泪,曲曲绵。

看啊!那云朵飘逸扎满情愫的蓝天,已是这年的秋天了。相思的梧桐之叶依然准时地爬上了你记忆的青苔,又悄悄然飞入我曼妙的情感世界,荡开一片昂然的诗意。在这一刻,几近干涸的心田,带着那几乎风化的神秘爱情,化作满天相思雨。情深一眸的我,顷刻间,似乎得到了情节之中写作女人万种风情的熏化,漫天的思绪如雪花满天飞舞,情意绵绵,心扉竞透。

伤心处,停不住,剪不断,理还乱。你在等待着谁,放置孤单,建筑了距离的城堡,黯然酌酒,神伤万般;你在遥望着谁,拥有世界,却找不回依旧熟悉的背影。

而如今,神锁着的那一往情深,应归于平淡了吧。望波平如镜,水丰草茂;观鱼翔鹭飞,虾跃蟹行;两岸远芳古道,晴翠无涯,竹篱农舍,忘情于怀,恬然自适。

其实,有些事情,一旦镌刻下来就难以磨灭,即便覆满时间的灰烬,但它依旧掩藏在灰烬的下面,行影不离。蓦然间,那段刻骨铭心的巧然邂逅,铸就了生命之中幸福的永恒。正如那夜的爱情,吹散在风里,记忆的却在心里,直至永永远远落入心灵的最深处珍藏,不想再去翻开。

上一篇:花开,花落 下一篇:三分迷惘,七分守望,却是一生流浪